在张家口阳原,有这样一支农民队伍:他们文化水平不高,但能看懂地层,一眼识别出旧石器;他们没有职称,却活跃在全国各地的旧石器考古现场,被考古界公认为“专家”;他们用汗水和专长将“张家口阳原考古技工”这张名片传播到了全国各地。近日,记者怀着崇敬和好奇之心探访了这支队伍。

  来源:张家口日报

从县城驱车40多分钟来到浮图讲乡下卜庄村,我们见到了考古技工胡忠。年已六旬的他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正在忙着和老伴一起收拾家里农具、准备春耕。“今年要种十多亩玉米、黍子,抓紧播种完就能去考古了。”谈话间,胡忠流露出对考古工作的无限热爱。现在的他,每年至少有半年的时间都用在考古调查和发掘上,先后在泥河湾遗址群发现60多处遗址,是考古队里发现遗址最多的考古技工。

  记者从阳原县获悉,进入6月份以来,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师范大学泥河湾考古研究院等科研单位专业考古队相继进驻阳原泥河湾遗址群,全面展开
2018年泥河湾考古调查发掘工作。

起初,胡忠和普通村民无异,除了种地对考古一无所知。直到1998年村里来了文物考察队,在村里南山一带发现了旧石器遗址,他才得知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地方竟是古人类的活动地,于是也跟着考察队每天去现场考察,从此对考古着了迷。农忙时种地,农闲时考古,日积月累,他竟练得一双“火眼睛金”,看上一眼就能断定是不是石器。

  今年泥河湾遗址群考古发掘遗址主要有马圈沟遗址、东古坨遗址、石沟遗址、白马营遗址、油房遗址等不同地点,野外工作将持续到11月份。本年度发掘计划以延续考古为重

188金宝搏beat,胡忠是张家口阳原农民考古队中的一员。不光是他,这支热爱考古的农民队伍里每个人各有专长。东城镇虎头梁村73岁的王明堂是最早参与泥河湾考古的农民,也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考古经验十分丰富。白日有参与发掘了马圈沟、侯家窑、东谷坨、后沟等闻名世界的遗址,还被邀请参与了北京、三峡等地的考古发掘。当问到80后的白惠元为什么选择考古时,他的回答简单而朴实:“入了这行,喜欢得放不下。”白世军是这支特殊考古队伍中最全能的农民技工,无论是发现遗址、发掘遗址,还是看地层、辨石器,他都样样精通……

  点,兼顾周边遗址调查采样,除补充完善泥河湾早期、中晚期文化序列和古人类生存环境实证材料外,借助多学科协同研究,通过地层对比和出土石器、动植物化石等遗物绝对年代的测定,进一步了解相关阶段古人类石器工业面貌和生存环境,对泥河湾代表性遗址形成系统的认识。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张家口阳原考古工作的大力开展,先后培养出十几名考古方面的农民技工。”张家口阳原县文保所所长成胜泉介绍,他们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一支旧石器时期考古挖掘农民工技师队伍,这些人先后去过河南、山西、陕西、广东等地进行考古调查,发现了大量旧石器时期的遗址。他们在广东磨刀山遗址获得的重大发现,还成为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泥河湾遗址群规模巨大,文化遗存分布密集而广泛,目前已发现分布于第四纪地层中的古生物遗迹、古人类化石遗迹、旧石器时代和新时期时代文化遗址愈200处,其中百万年以上遗址就有40处。

随着泥河湾遗址群考古发掘工作不断深入,农民考古队伍也在不断壮大。在西白马营村,村民张欣平高兴地说:“考古让我们开阔了眼界,增长不少知识,还能和专家交流呢。”不同于考古技工的是,她们只负责发掘——这其实是“体力”和“精细”活。张欣平介绍,去年夏天村里发现了遗址,20多名村民都参与到了发掘工作中。她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考古专家的指导下,自己用一把一尺来长的手铲,每次沿一米见方的面下挖5公分,一旦发现了石器或者化石,先原地留下不动,等测量完倾角、倾向、长轴方向和海拔高度,以及进行绘图、照相、量坐标、编号、起标本、点红点、画指北箭头等一系列工序后才能继续挖。去年挖了三个月,现在,她盼望着考古队早点能来,自己和村民们还能大显身手。(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