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图片 1宁远之战
明朝末年后金女真部落崛起,与明朝发生多次战役,其中宁远之战是较为有名气的。此战中袁崇焕、红衣大炮起到了重要作用,成功击退后金的进攻。
宁远之战简介
努尔哈赤乘辽东明军易帅和匆忙撤军之机,亲统八旗军约六万人于1626年(明天启六年、后金天命十一年)正月十四出沈阳,十七日西渡辽河,直逼宁远。此时孤城宁远守军不满两万,前有劲敌,后无援兵,形势险恶。袁崇焕临危不惧,召集诸将议战守,决定采取坚壁清野之策,组织全城军民共同守城。动员城厢商民入城,尽焚城外房舍、积刍,让后金军露处严寒野外。袁崇焕还针对努尔哈赤善用间谍,亲督同知程维楧稽查奸细,派人巡守街巷路口,又动员街民配合士兵逐户搜捕。
正月二十三日,后金军进抵宁远,离城五里横截山海大道,安营布阵,切断宁远与关内的联系,在城北扎设大营。努尔哈赤遣被掳汉人入城劝降,被严辞拒绝。正月二十五日,努尔哈赤继续指挥攻城,从早晨至晚上,双方激战一天。正月二十六日,后金军继续围城,精于骑射的八旗将士,却被阻于深沟高垒之前,矢石炮火之下,难以发挥骑战特长,伤亡甚重,被迫撤军。
宁远之战的评价
宁远之役,就总体而言,就战术而论,历史的结论是:努尔哈赤兵败宁远。明朝与后金的宁远之战,以明朝的胜利和后金的失败而结束。明朝由“宁远被围,举国汹汹”,到闻报宁远捷音,京师士庶,空巷相庆。
宁远大捷是明朝从抚顺失陷以来的第一个胜仗;兵部尚书王永光向皇帝盛赞袁崇焕的功绩,称“辽左发难,各城望风奔溃,八年来贼始一挫”的一个大胜仗;也是“遏十余万之强虏,振八九年之积颓”的一个大胜仗。明天启帝旨称:“此七八年来所绝无,深足为封疆吐气!”。
与明相反,努尔哈赤原议师略宁远城,夺取山海关,不料败在袁崇焕手下。当时袁崇焕43岁,初历战阵;努尔哈赤已68岁,伤病满身。努尔哈赤在宁远遭到用兵44年来最严重的惨败。宁远之战明军获得大捷,兵部尚书王永光向皇帝盛赞袁崇焕的功绩言:辽左发难,各城望风奔溃。盖缘道臣袁崇焕平日之恩威有以慑之维之也!不然,何宁远独无夺门之叛民、内应之奸细乎?本官智勇兼全,宜优其职级,一切关外事权,悉以委之。

袁崇焕有着为大将者具备的冷静头脑,指挥若定,且在紧急关头,亲自担土搬石,堵塞缺口,血染战袍,仍镇定自若,督率军民缚柴浇油并掺火药,用铁索垂至城下燃烧;又选健丁缒城,用棉花火药等物将抵近城下的后金战车尽行烧毁,这样一次又一次亲自上阵与士兵共同杀敌,无疑成了整个团队的楷模,与其说袁崇焕是整个团队的领导,更不说他是整个团队的精神支柱,精神领袖。古人云:“智、信、仁、勇、严方为将者”。崇焕智能发谋、信能赏罚、仁能附众、勇能果断、严能立威。可谓千古一将,正是有了这样的领袖,整个团队才能达成坚定的共识。有了这坚定的共识,军心稳,民心稳,战局亦稳。

中国有一句古话,将有必死心,士无贪生意。从袁督师这一领导来说,开战之际,督师说过这样一句话:“宁前道,当与宁前为存亡,如撤宁前兵,宁前道必不入,独卧孤城,以当虏耳”。可见战前,作为团队领袖的袁崇焕便给自己的团队植入了一个共同的信仰-誓与宁远共存亡。有了这样坚定而不可动摇的思想,才让所有宁远的守军有了同仇敌忾的勇气。正是这勇气谱写了后来各将士用命,刺血为书,激以忠义,威请效死的辉煌篇章。

以城护炮,以炮守城,城炮结合的作战理念,袁崇焕是军事史上第一人。红夷大炮这一技术的运用使得整个团队如虎添翼,八旗军队虽然作战勇猛,攻城之际,楯车、运钩梯,步骑蜂拥而至。可肉身怎敌得过这西洋大炮,炮弹所落之处尸横遍野,给予了后金军队沉痛的打击。由此可见,在开战之前,袁崇焕率领自己的团队深入研究了技术的改进,并训练了专业的人才以驾驭这些新的技术,再配合得当的战略方针,整个团队的结合无疑起到了1+1>2的效果。这便是团队共识帮助技术开发往前迈了一大步。

除此之外,派满桂守城东,祖大寿守城南,左辅守城西,朱梅守城北。身为领导的袁崇焕坐镇城中心,充分信任自己的队员并给予了他们重要的位置以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和自主精神。并将库中仅有的1万1千多量白银抬上城楼,重金赏勇,又保证了团队其他成员的利益。在共识的驱动下,明军一扫连败的阴影,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

首先来说一下当时的明庭状况,在1625年10月,由于东林党的失败,阉党彻底掌控了朝廷的局势也因此掌控了辽东的局势。原明兵部尚书孙承宗被阉党高第所取代。面对庞大的后金军团高第只有一个字-撤。刚一上任就要把锦州、右屯等地的防御器械撤除,随后,大、小凌河及松山、杏山等地的明军和守城器具也一并撤退,只留下了袁崇焕所镇守的孤城宁远。由于高第的怯战,使得宁远这一团队瞬间由庞大的大明集团的分支变成了一支穷的叮当响的初创团队,其实连叮当可能都没有,而也正是因此,才更加体现出了一个团队中共识驱动的力量。这一力量可以分为四个方面去讨论。

概括九个字,凭坚城、用大炮、查奸细。重点说下查奸细,里应外合是努尔哈赤的一个老套路,从开元战役到攻克辽沈,善用间谍一直是后金军队攻城拔寨的上上策。针对敌军这一策略,袁崇焕亲督同知程维楧稽查奸细,派人巡守街巷路口,又动员街民配合士兵逐户搜捕。令通判金启倧编派民夫,供给守城将士饮食。又派官吏带领城内商民筹办物料,运矢石、火药等。军民还在城墙外侧泼水为冰,以阻后金军登城,此为稳定民心。

至此,宁远大捷成为了明朝从抚顺失陷以来的第一个胜仗;兵部尚书王永光向皇帝盛赞袁崇焕的功绩,称“辽左发难,各城望风奔溃,八年来贼始一挫”的一个大胜仗;也是“遏十余万之强虏,振八九年之积颓”的一个大胜仗。明天启帝旨称:“此七八年来所绝无,深足为封疆吐气!”。

呈上接萨尔浒之战的那篇文章,我们来讲一讲后来的故事。1619年的萨尔浒大败彻底转变了明清两个王朝的历史走向,本大举进攻的大明帝国也由此转向了防御态势。从抚顺、青河战败开始,萨尔浒之战后,明朝又接连丢失开元、铁岭、辽阳、沈阳、广宁五座重镇,辽东之局似乎已无翻盘的余地。此时,努尔哈赤已统领后金铁骑直逼山海关,眼看大明江山就此付之一炬,可谁也没想到当1626年6万后金铁骑兵临距山海关100公里外的宁远时,明朝获得了明清战争有始以来的第一场胜利。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在前有劲敌,后无援兵的情况下挡住了这号称百战无败的八旗铁骑。由此也翻开了中华名族历史上一位杰出将星的篇章-袁崇焕。宁远大战的时候,努尔哈赤68岁,征战沙场40余年,统军6万。袁崇焕42岁,初涉战场,且宁远城中不满将士2万。对比双方数据,怎么也想不到明朝能赢下这场战争,那么,在这里我们就由此战役来看一看当共识驱动成为一个团队文化的时候是多么所向披靡。

图片 2仁智勇廉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