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嶷,山东东莱人,西晋末年动荡中求生,参加王弥-,后归附后赵为征东大将军、青州刺史。
曹嶷驻守青州先后十二年,最重要的举措是建立广固城,把青州、齐郡、临淄县三级治地纳入城中。广固城以及后来的东阳城、南阳城,后来成了山东东部的政治中心、经济商埠和军事重镇。
西晋末年,山东青州人王弥聚众-,曹嶷投身其下,因屡战有功,升为左长史,永嘉年间,王弥与当时还是前赵大将的刘曜合兵攻打掌握西晋大权的东海王司马越,但不久王弥即与刘曜翻脸,改为归附后赵开国皇帝石勒,为巩固后方,王弥以曹嶷为镇东将军,命他率军五千返回青州,招募士兵,然而,王弥的大将徐邈、高梁也各率本部人马数千人随曹嶷而去,王弥的兵力因此大为衰弱。
离开王弥后,曹嶷率军从洛阳出兵,经略兖州,又攻陷汶阳关,越过鲁中山区,乘势沿淄河进军青州,杀齐郡太守徐浮。西晋的青州刺史苟睎弃城逃走,部众投降曹嶷。齐鲁之间郡县望风而投降者40余城。曹嶷又西下祝阿、平阴等地,兵力扩大到10余万,尽陷齐鲁之地各郡县,自称青州刺史。
曹嶷看到临淄城池太大,四周平旷,无险可守,而广县城又太小,不便屯兵,就在今青州市境内另筑一座城池,叫广固城,把青州、齐郡、临淄县三级政府都迁进城里,广县也并入临淄县。广固城位于尧王山南,阳河绕其西侧,“四周绝涧,岨水深隍”,易守难攻,“有大涧甚广,因以为固”,所以称广固城,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从此,广固城取代临淄城成为青州的治所,不仅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而且也具有巨大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广固城依山傍水,厄制要冲,西靠绵桓的崇山峻岭,北控广袤的千里沃野,东瞰山水相连的胶东半岛,南制通向淮沂的交通要津,政治上更便于施政行令,经济上更便于交流和开发。
太兴初年,曹嶷与邵续互相侵掠,曹嶷因史存等人的失败,于是打败邵续的屯田,又抄了他的户口。不久,邵续派史存及段文鸯屯驻济南黄巾固地区,以此逼退曹嶷,曹嶷因恐惧害怕而求和。
曹嶷虽然先后听命于前赵和后赵的胡人政权,但他素来心怀故国,西晋灭亡后,一直想归顺建都建业城的东晋政权。为此,他沿济水建立戍所,割据青州,不听前赵的命令。石勒为了笼络曹嶷,特别晋封他为征东大将军、青州牧,封琅琊公。曹嶷虽然私下尊王东晋,但觉得建业悬远,有事“势援不接”,自己势单力薄,害怕石勒袭击,就接受了后赵的任命。
东晋太宁元年,石勒再也不能容忍曹嶷的拥兵自重,于是遣大将石虎统率步骑兵四万来讨伐。开始,曹嶷自知难以抵挡,想避徙海中,保存实力。不想当时疾疫流行,计划未能实施,石虎的大军就包围了广固城。此时,东莱太守刘巴、长广太守吕披皆已投敌。曹嶷无法,只好开门投降,被送到襄国,石勒下令将其杀死。攻陷广固之后,石虎坑杀城中军民三万余人,还打算把剩余的全部杀尽,新任命的青州刺史刘征说:“你留我做青州刺史,没有居民,我做什么刺史?我干脆回去算了!”这样,才仅留男女700余口,让刘征做青州刺史,镇守广固城。青州遂纳入后赵的统治范围。
历史评价
平心而论,曹嶷驻守青州先后十二年,最重要的举措是建立广固城,把青州、齐郡、临淄县三级治地纳入城中。广固城以及后来的东阳城、南阳城,后来成了山东东部的政治中心、经济商埠和军事重镇。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

王弥,东莱人,汝南太守王颀之孙,西晋叛民领袖。永兴三年参加刘伯根起义。刘伯根死后转战青徐两州,攻杀官吏,有众数万,声势浩大。永嘉二年,率军进逼洛阳,为晋军所败。后归附刘渊为将,官至大将军。前赵光兴二年,与刘曜、石勒攻破洛阳,在回师青州途中,为石勒所杀。
作乱本郡
王弥有才干,阅读过不少不同类型的书籍。年轻时游侠于洛阳。永兴三年,东莱郡惤县县令刘柏根叛乱,自称惤公。王弥则带着家僮去追随他,并被任命为长史。及后刘柏根进攻临淄,击败抵抗的刘暾并逼走青州都督司马略。但不久就被安北将军王浚所派的军队击败,刘柏根亦战死。王弥于是聚众于海岛之上,但被兖州刺史苟晞弟苟纯击败,唯有逃到长广山作盗贼。
归附汉赵
永嘉元年,王弥与部众在青州和徐州掳掠,自称征东大将军,并杀害两个太守。太傅司马越派鞠羡任东莱太守以讨伐王弥,但反被王弥所杀。苟晞及后率兵进攻并大败王弥。王弥于是自以当年游侠洛阳时认识刘渊,而当时刘渊已建立汉赵,于是与刚败于晋将王赞的同党刘灵一同投奔刘渊。刘渊知道后十分高兴,拜为镇东大将军、青徐二州州牧、都督缘海诸军事,封为东莱公。
次年,王弥收集残余部众,再度起兵,分别攻掠青、徐、兖、豫州四州,并聚有数万之众,苟晞再攻王弥亦不能取胜。王弥于是再攻入许昌,并取去武库内的武器,并进逼洛阳。王弥进逼洛阳的消息令洛阳人心震动,城门紧闭。王弥到后,司徒王衍领兵抵抗,终在七里涧大败王弥军。及后王弥北上并州的刘渊根据地,刘渊派人在黎亭城郊迎接,任命王弥为司隶校尉,加侍中、特进。但王弥辞让。王弥及后便参与汉赵的军事行动,随刘曜进攻河内,又与石勒进攻邺城。
永嘉三年,王弥获刘渊任命为侍中、都督青、徐、兖、豫、荆、扬六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青州牧,与刘聪和石勒一同进攻壶关。汉赵军当时先后击败刘琨和司马越所派的援兵,终令上党太守庞淳以壶关投降。攻破壶关后,王弥与刘聪等人受命进而攻击洛阳,但最终在洛阳被司马越派军乘虚击败,被逼撤军。王弥随后则派骑兵攻掠襄城郡各县,因逃避战乱而流散在颖川、襄城、汝南和南阳的数万个流民因不满当地居民的不礼貌对待,因而焚烧城邑和杀害官吏以响应王弥。但此时司马越派薄盛、李恽等人追击王弥,在新汲击败王弥。王弥后派左长史曹嶷领五千兵到青州,以财宝招纳亡命徒以及迎接王弥在青州的家眷。
永嘉之乱
永嘉五年,王弥与刘曜共攻襄城,后又奉命领兵与刘聪所派的呼延晏在洛阳会合,并与呼延晏及刘曜和石勒等一同进攻洛阳。当时洛阳有大饥荒,王弥等于是成功攻入洛阳,并掳走晋怀帝和大杀官员。当时王弥纵兵抢掠宫中宝物的婢女,被刘曜阻止,更杀其牙门王延,王弥于是与刘曜互相攻伐。王弥在长史张嵩劝谏下与刘曜修好,但及后王弥向刘曜提出汉赵迁都洛阳的建议但不被其接纳,刘曜更焚毁洛阳宫殿。王弥于是十分不满,领兵东走项关。
前司隶校尉刘暾当时劝说王弥既然与刘曜结怨,不如先占据守青州作根据地自保,至少也能割据青州以成鼎立之势。王弥听从。但当时王弥部将徐邈、高粱等都出走到青州投曹嶷,令王弥的军力有所削弱。数月后,汉赵升王弥为大将军,封齐公。
因忌遇刺
当时,王弥和石勒表面上互相亲善,实质上石勒忌惮王弥的骁勇,都暗中防备他。而王弥亦刻意讨好石勒,如在攻陷洛阳时送了不少抢掠而得的美女和宝物给石勒。刘暾于是建议王弥联合派往青州的曹嶷,以其兵消灭石勒。王弥听从并派刘暾带同书信到青州以联合曹嶷,又邀请石勒和自己一同到青州,图谋杀死对方。但刘暾在东阿被石勒手下游骑捕获,石勒知悉刘暾所带书信内容后大怒,杀死刘暾并决意要消灭王弥,但王弥却不知刘暾已死。后石勒攻灭晋大将军苟晞,并让苟晞为其左长史。王弥特意卑下的祝贺:“你擒获苟晞并任用他,多么神妙呀!若苟晞为你的左长史,我当你的右长史,天下不难得到呀!”石勒谋士张宾认为王弥必有所图,并劝石勒趁王弥实力有所减弱时就除去他。石勒又趁王弥与乞活军刘瑞相持,向石勒求援的机会取得王弥信任,派兵求援王弥。王弥亦因而信任石勒,不再怀疑对方。
十月,石勒在己吾宴请王弥,王弥因信任石勒,不听张嵩的劝谏而赴约。石勒于是趁王弥喝酒喝得尽兴时杀死王弥并吞并其部众,又上报刘聪称王弥谋反。刘聪虽然讉责石勒“专害公辅,有无君之心”,但又怕石勒有异心,于是给石勒加官,没有惩罚石勒。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