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高锴也知道,这个时候来送信的基本上都是来走后门的,就随手接过来,扫了一眼,哼,又是这个死太监,就没好气地说:“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就说这科的状元我已经定好了,他推荐的这个人下科再说吧。”说完就把信递了回去。

裴思谦气急败坏,临走之前放下狠话:“你给我等着,等下次考试我非要个状元当当不可。”

两年后,仇大太监的势力更大了,只要看谁不顺眼,分分钟让你消失,比圣旨都管用。于是,仇大太监又写了一封信,交给裴思谦,说:“去吧,这回状元跑不了了。”

自隋唐之后,科举考试就是国家取仕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途径。学子书生们十年寒窗,就等一朝金榜题名,高中状元,此后金榜题名。

在唐朝时期,科举制度还不是很完善,考状元很大程度上不是靠的真才实学,而是关系。

威逼之下,高锴也只能同意取裴思谦为状元,裴思谦心满意足而去。

送信的人把帽子一摘,嘿嘿笑道:“高大人,我就是裴思谦,两年前就跟您见过面了。”

从此不知兰麝贵,夜来新惹桂枝香。

高锴一惊,这么牛?刚要发火,旁边的管家咳嗽了一声,还朝他使了个眼色。高锴这才忍住了,又把信打开,仔细看了看,最后叹了口气,说:“既然你家主子这么看好这个人,先把他叫来我看看吧。”

没有那个才华,非要当状元。自己跑去厚着脸皮讨来之后,还如此嚣张,正合“人至贱则无敌”。

责任编辑:

裴思谦带着帖子就来找了主考官高锴,直接表示他想要个进士当当。高锴是有名的贤臣,自然不肯,令人将裴思谦轰走。

可想而知裴思谦得有多郁闷,天天跑仇大太监家里哭。仇大太监也觉得很没面子,看来自己的名字还是不够牛X,不过放心,只要跟着我,早晚给你个状元当当!

等到又一次科举考试,裴思谦带着仇士良的荐帖,对高锴说:“仇大人有信,荐裴思谦为状元。”

图片 1

裴思谦因为受到仇士良赏识,毫无官职,却能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当年考试,裴思谦心血来潮,想要个进士当当,于是就去找仇士良拿了个帖子。

比如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的状元裴思谦,就是靠关系当上的状元。

裴思谦没有大才,就是个普通的考生。从地方上来到京城参加考试,因为会来事儿会巴结,很快就与观军容使仇士良打的火热,受到仇士良庇佑。

裴状元这件风流韵事后来还成了典故,像大诗人李商隐、大才子李渔都在诗文里提到过。

状元如此优秀,非真才实学者不能得之。漫漫历史长河中的确有那么几位凭借运气考上状元的,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才学,毕竟能够上殿试已经说明一切。但是吧,你绝想不到历史上还有一位状元,不是考来的,而是凭借厚脸皮讨来的。他就是唐文宗开成三年戊午科状元——裴思谦。

早在两年前,即唐文宗开成元年(836年),裴思谦同学就求着仇大太监写了一封推荐信,拿着去找当科的主考官高锴,牛哄哄地说:“仇老爷说了,让我当这科的状元,你看着办吧。”

裴思谦厚着脸皮说:“非状元不可!”

说起来,裴思谦同学家也是名门望族,伯父裴垍高居宰相,老爸裴坰也是大理卿,三品大员,名声政绩都不错,但裴思谦同学却不学好,偏偏去傍上了大太监仇士良。

不过状元不是那么好考的,每年参加考试的那么多,从地方考到中央,从乡试到殿试,层层选拔。千万学子中,每三年才出一位状元。

高锴一看,立刻想起来了,心里暗叹:“这个人看来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罢了,我就委屈一回吧!”

裴中状元后,周游狎妓,赋诗自夸,气盛一时。《全唐诗》存其诗《及第后宿平康里》:

图片 2

仇士良在朝中气焰嚣张,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高锴不能拒绝,只能好声说:“状元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状元之外的可以任仇大人挑选。”

而且,裴状元这首诗在宋朝还出了一个词牌名——《桂枝香》,即取自最后一句“夜来新染桂枝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银缸斜背解鸣,小语偷声贺玉郎。

请注意,这首诗是裴状元在《全唐诗》中收录的唯一一首诗。都说唐诗一半都是从青楼出来的,此话不假。

仇士良大名,但凡对唐朝历史了解的人,应当都听过。这位是唐朝时期著名权宦,尽管为宦官,但是却把持朝政,杀二王四相,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因为手中有权,尽管多次在皇帝面前无理,皇帝对其也无可奈何。

原标题:这个人靠太监考上了状元,最好的一首诗还是在青楼写的

于是,仗着仇大太监的逆天势力,裴思谦高中状元。

裴思谦拿状元后,又马上干了一件让人不齿(羡慕)的事——当晚就跑去了高级娱乐场所“平康里”,嚣张了一晚上,还专门做了一首诗《及第后宿平康里》:“银缸斜背解鸣珰,小语偷声贺玉郎。从此不知兰麝贵,夜来新染桂枝香。

不料,这个送信的人竟然没接,还笑眯眯地说:“高大人,您不妨再仔细看看,仇老爷说了,如果这科的状元不是裴思谦,那就不用考了。”

高锴是个耿直的人,可不管你有仇没仇,慢条斯理地说:“要想拿状元,很简单,来考就是了,只要水平够,状元绝对跑不了。”

裴思谦仗着仇大太监的势,也没细品话里面的意思,就回去了。等到录取名单出来后,裴思谦傻眼了——不光状元不是他的,连最后一名都不是他的,说得再明白点,就是裴思谦同学光荣地落榜了。

这科的主考官仍然是高锴。那天,裴思谦可能是想弄得更神秘一些,还特地化了个装,拿着仇大太监的信去了高府。

图片 3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