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志愿者王芳则感叹说:“考古好神奇啊,虽然我之前零基础,没有什么了解,但是非常渴求能被考古知识熏陶,多参加一些这样的活动。”

考古专家方启说,这次发现的5个旧石器文化层,填补了沈阳史前时代的空白,表明11万年前已经有古人类在沈阳地区生活。他们可能是一直居住于此的古人类,也可能是迁居于此地。

   
6月13日,沈阳晚报、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的“沈阳早期人类探秘之旅”公众考古活动,在沈阳农大后山旧石器遗址拉开帷幕。在考古学家的带领下,参与活动的30名志愿者,轻轻地掀起了生活在这里的最早沈阳人的神秘面纱。

图片 1

来源:中新社 编辑:秋痕

   
不过,关于这块遗址,还有许多未解之谜待解。比如:在这块遗址上发现了一组旧石器时代古人类建造和使用的建筑遗迹,如果通过进一步研究证实是古人类在野外搭建的窝棚之类的建筑,那么,这个发现将改变现代人对旧石器时代的认识。要知道,更早一点的北京人遗址以及再晚一点的山顶洞人遗址,古人类都是生活在洞穴中,还没有人工建筑之说。再比如:生活在这里的古人类,只是偶尔在这里狩猎渔牧,还是就定居在这块山坡上,繁衍生息?志愿者刘美姣说,想想都觉得好神秘。


   
赵晓刚听了,微微一笑,说:“公众考古的活动,好戏还在后头,会越来越精彩的。”

方启表示,沈阳在地缘上处于日本、俄罗斯、朝鲜、韩国、蒙古国与中国东北部组成的东北亚几何中心地带。位于该地区范围内的旧石器遗址的相关考古成果,可为研究东北亚地区远古人类的迁徙、发展、交流、融合方面提供最直接的实物证据。

   
连着下了三四天的雨,上周六上午的大太阳,让参加公众考古活动的志愿者们有点不太适应。满头大汗的吉林大学考古学教授方启说,11万年前的沈阳人肯定喜欢这样的大太阳,这块遗址选择在向南的山坡上,正是因为这里不仅住得暖,而且光线好。几句话间,志愿者们似乎一下子就穿越了几万年的岁月,不禁浮想联翩。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活动现场,现代人也能做出“旧石器”
   
方启在桌子上摆了十几块各式各样的石器,他解释说,这都是在农大后山遗址上发现的旧石器,“就是在地面上找到的。”志愿者们围上去看,发现标着各样的名字:石核、尖状器、砍砸器、刮削器等等。

据沈阳市政府新闻办29日举行的沈阳农大后山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消息,该遗址发现的5个连续分布的旧石器文化层,通过科学手段确定其年代距今1.5至11万年;揭示出1组古人类建造和使用的建筑遗迹,推测其可能与古人类在野外搭建的窝棚式建筑有关,并测定距今7至7.3万年;出土了620余件古人类加工和使用过的打制石器,包括手镐、盘状石核、尖状器、砍砸器、刮削器、雕刻器、石核、石片等。

   
方启笑说:“看着我容易,你做起来就会比较难了。”说着,方启又砸下一块,说:“你看,这个石块越来越小了,再砸下去容易砸到手了,我就把它扔了,不用了。过了几万年,十几万年,有人发现了这块扔掉的石头,就会说,快看,这有一块十几万年前的石核。”

发布时间: 2014/5/1 0:27:26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社沈阳4月29日电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沈阳农业大学后山发现5个连续分布的旧石器文化层,并且出土了620余件古人类加工和使用过的打制石器,从而将沈阳地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从新乐文化的7200年,提前至距今11万年。

图片 3

   
看着方启简单几下,就制作出四五个“旧石器”,有志愿者议论:“这个看起来很容易啊!”

   
整个沈阳农大后山旧石器遗址面积逾8万平方米,目前考古发掘的面积不足千平方米。不过已经收获了近千件石制品,并发现了连续6层的完整旧石器时代地层。经光释光年代测定,最早的年代为距今11万年。这把沈阳市的历史由原来新乐遗址的7200年前,向前推进了十万年左右。

    遗址初探,黄土岗河汊子里的智慧
 
 沈阳农大后山旧石器遗址,在一处向阳的黄土岗上,虽然连着下了好多天的雨,山坡上却不显泥泞。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赵晓刚副所长告诉记者,这块坡地渗水性非常好,其实这里面有着先民们最朴素的智慧。

图片 4

   
张译丹的父亲告诉记者,女儿平时非常喜欢历史,听说有这次活动,就坚持着要来参加。现场,张译丹还兴致勃勃地学着方启的样子,砸起了石头。

   
左手的石块不断有石片被砸下来,方启说:“这被砸下来的石片,有的很锋利了,古人类就可以直接用来做尖状器,古人用它来剥开兽皮。在旧石器中晚期,在尖状器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出了钻器,促进了用火技术发展。有的继续加工,可以做成刮削器,剥离兽皮下的脂肪。中国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的刮削器数量是最多的。”

    志愿者感慨,公众考古明天会更精彩
   
“念你亿万年的时光,沧海桑田依然不改你的胸膛;恋你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恋你春日之雨,夏日之阳,秋日之辉煌,冬日之白雪。考古不仅是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更是对大自然的热爱。”在活动现场的留言板上,省实验高一学生张译丹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先民的智慧不仅于此。站在黄土岗下,方启比划着周围的地形让记者看,他说:“这里在11万年前,应该是古浑河北岸的一处小河汊子。古人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取水比较方便,而且动物也会习惯来这样的地方喝水,比较容易吃到肉。”

   
什么是石核?“就是剥离石片的母体。”方启说着,举起两块石块,用右手的石块去砸左手的石块。

   
方启说,打制石器,可以用现代用钢铁制作工具的程序来解释,他说:“人类进步到现在,制作工具的整体思路没有变化。”

( 来源: 《沈阳日报》    作者: 高寒冰)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你无意踢到的一块小石头,有可能就是石器而不是随便崩下来的一块石片呢?方启解释,崩下来的石片,不具备石器“三要素”。他说:“石器的三要素,是有形、有向、有位。有形,就是要有形状,看起来像石器;有向,就是有方向,打砸加工时有一定方向;有位,为了更加锋利或者更好握,有打砸的痕迹,这个打制的痕迹是连续的,至少要有三个以上。”

   
志愿者刘蓓则在微信中告诉记者说:“今天太兴奋了,回家和家里人一顿讲,整得都出去找石头咔咔砸去了!”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