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戳印。这一技法在金代大盛,制作了人物、动物、花卉等形形色色的大小不等的戳模,小者朵花模、蝴蝶模直径仅半厘米,中等的直径二到四厘米,有旋子花、折枝花、缠枝花、海兽波涛、灵猫戏蝶、乐人击鼓、击钹等。较大的五厘米及以上的有卧鹿、对鹿、奔鹿、奔牛等等,多配套组合使用。发掘中见到枕面排满戳印立鹿、波涛海兽的方块图案,足证上述戳模的存在。

井陉窑五代白瓷点彩塔式罐

戳印填彩。此法是借鉴了珍珠地填彩的技法发展而成,以上述戳模在饰面上戳印之后,印纹内填涂棕褐或黑色釉粉,以彰显画面的纹饰,器表再施以透明釉。

沥粉
此种装饰见于晚唐、五代以迄宋、金,成为井陉窑装饰的传统技法。初始以沥粉装饰碗、杯内壁的凸筋,发展到宋、金除传承原作法外,还将沥粉凸线装饰到鼓腹小罐、瓶的外壁,所见有双线、三线一组,或周身满饰等。
沥粉填嵌
此法见于枕饰,先以沥粉法制出枕模,再翻印枕面,形成纹槽,再以沥粉技法填嵌纹槽,待晾干后挂釉、烧成。此法较单独的填嵌,纹饰更具立体效果。
描金
1998年在抢救发掘窑址中于窑址区的一金墓中清理出金花白瓷盘及金口盏,其特征皆为井陉瓷。金花者与金花定器无别。在定窑所见的金扣、银扣、铜扣,井陉不见。描金口是以金汁涂于芒口的杯盏口部,此种做法显然较定器的金扣操作更为便捷,出土时盏口熠然生辉,较金扣者也更为俊巧。此开后世描金的先河。
滴点花斑
此种装饰见于井陉窑五代三彩,在绿釉釉面上以浓褐或浅茶釉汁,滴点器表,出现了三彩中的独特花斑装饰。此后在金代井陉瓷中仍能见到以这种手法装饰的黑釉褐斑花瓷,成为井陉瓷的传统装饰技法。

图片 1

图片 2

井陉窑五代白瓷点彩塔式罐

图片 3

点彩。在井窑唐代的白瓷中就已出现了点彩装饰,其中五代点彩塔式罐腹周饰以团花、束穗为主图,上下七层点彩,为此项装饰的代表作。这一装饰技法一直延续到元、明,成其传统。

井陉窑五代三彩塔式罐

戳印划花填彩。这是以划花和戳印两种技法结合使用的作品,以戳印为主纹。

图片 4

戳印点彩。所见以旋子朵花压印碗心,再以毛笔蘸浓褐釉汁点于花印内。此法凸现了旋子花的立体效果。

井陉窑中唐绿釉印花海棠盏

滴点花斑。此种装饰见于井陉窑五代三彩,在绿釉釉面上以浓褐釉汁,滴点器表,出现了三彩中的独特花斑装饰。此后在金代井陉瓷中仍能见到以这种手法装饰的黑釉褐斑花瓷,成为井陉瓷的传统装饰技法。

井陉窑是与定窑、邢窑、磁州窑齐名的河北四大名窑之一。随着近些年来的考古发掘,曾经遗失在中国灿烂的陶瓷文化之中的井陉窑,逐渐被人们重新认识,并展露出它古老、别具一格的艺术价值。根据对井陉窑遗址的考古发掘发现,井陉窑瓷器具有几大独特装饰手法。这些独具特色的装饰技法,充分展示出井陉窑对我国陶瓷发展史上做出的重大贡献。
点彩
在井陉窑唐代的白瓷中就已出现了点彩装饰,其中五代点彩塔式罐腹周饰以团花、束穗为主图,上下七层点彩,主次分明,花团锦簇,为此类装饰的代表作。这一装饰技法在井陉窑即有别于南方早期瓷器点彩,也早于类似北方窑口,并一直延续到元、明,成其传统。

井陉窑金代旋子花纹戳模

图片 5

滴泼交汇。这是独具特点的井陉三彩中的主要施釉方法,往往以浅绿、翠绿为底色,待晾干后,再采用点泼的手法,重点棕黄、深褐、墨绿等花釉,形成重点轻泼的效果,造成与它处三彩蘸点、泼洒等不同的艺术着色。

戳印点彩
所见以旋子朵花压印碗心,再以毛笔蘸浓褐釉汁点于花印内。此法凸现了旋子花的立体效果,即不成熟的匠人,也可快速生产。故此类装饰在井陉窑成松紧产品中的大宗。
戳印填彩
此法是借鉴了珍珠地填彩的技法发展而成,以上述戳模在饰面上戳印之后,印纹内填涂棕褐或黑色釉粉,以彰显画面的纹饰,器表再施以透明釉,成为井陉窑窑口代表的装饰特色,戳印划花填彩。这是以划花和戳印两种技法结合使用的作品,以戳印为主纹,多见于金代井陉窑瓷枕的装饰应用。

井陉窑的装饰既兼诸窑的长技,又有自己独创,并形成了鲜明的特色。举凡印、刻、划、篦划、剔、绘、粘贴、捏塑、雕镂、金绘等工艺无不毕具。如印花,至少唐代中期就有了精美的作品,绝非是宋以后才由定窑传来。待到金代定窑印花大盛,这里亦不示弱,1995年河东坡窑址一次金代窖藏就出土了12件完整的井窑印花模子,其中的蜀锦心仰莲盘模、荔枝心重瓣莲纹碟模、荷花型温碗间花璎珞饰内模等至今为定窑所未见。所出瓷片中,池上仙人图、飞龙、蜺戏、仙女双妃图等亦为定窑所缺,可以认为,在印花瓷领域,井、定二窑争奇斗艳,各有千秋,足以能见井窑的实力。

图片 6

图片 7

戳印
这一技法在金代大盛,制作了人物、动物、花卉等形形色色的大小不等的戳模,小者朵花模、蝴蝶模直径仅半厘米,中等的直径二到四厘米,有旋子花、折枝花、缠枝花、海兽波涛、灵猫戏蝶、乐人击鼓、击钹等。较大的五厘米及以上的有卧鹿、对鹿、奔鹿、奔牛等等,多配套组合使用。发掘中见到枕面排满戳印立鹿、波涛海兽的方块图案,足证上述戳模的存在。

沥粉。此种装饰见于晚唐、五代以迄宋、金,成为井窑装饰的传统技法。初始以沥粉装饰碗、杯内壁的凸筋,发展到宋、金除传承原作法外,还将沥粉凸线装饰到鼓腹小罐、瓶的外壁,所见有双线、三线一组,或周身满饰等。

井陉窑金代戳印填彩双鹿纹枕

描金。1998年在抢救发掘窑址中于窑址区的一金墓中清理出金花白瓷盘及金口盏,其特征皆为井瓷。金花者与金花定器无别。在定窑所见的金扣、银扣、铜扣,井陉不见。描金口是以金汁涂于芒口的杯盏口部,此种做法显然较定器的金扣操作更为便捷,出土时盏口熠然生辉,较金扣者也更为俊巧。此开后世描金的先河。

井陉窑金代旋子花纹戳模

沥粉填嵌。此法见于枕饰,先以沥粉法制出枕模,再翻印枕面,形成纹槽,再以沥粉技法填嵌纹槽,待晾干后挂釉、烧成。此法较单独的镶嵌,纹饰更具立体效果。

滴泼交汇
这是独具特点的井陉三彩中的主要施釉方法,往往以浅绿、翠绿为底色,待晾干后,再采用点泼的手法,重点棕黄、深褐、墨绿等花釉,形成重点轻泼的效果,造成与它处三彩蘸点、泼洒等不同的艺术着色。

图片 8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