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章士钊免去鲁迅教育部佥事职务

2016年08月12日 15:22来源:我爱历史网阅读量:57 分享到:

提起中国文坛巨匠鲁迅,国内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你知道章士钊免去鲁迅教育部佥事职务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章士钊为何免去鲁迅的职务?鲁迅佥事职务又是怎样被罢免的?下面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1925年8月12日,因女师大学潮事,教育总长章士钊免去鲁迅教育部佥事一职。1924年10月,北京女子
师范大学学生反对推行妇化教育的杨荫榆任校长,杨在政府支持下,迫令3名学生退学,激起学生们的强烈不满。

今年1月,
学生代表到教育部要求撤换杨荫榆,并发表宣言,反对杨为校长。5月7日,杨借纪念国耻日,召开演讲会,登上主席台,学
生们发出一片嘘声,不承认她是校长,坚持要她下台。杨引警察入校,进行干预。9日,杨假借校评议会名义,开除了许广平
、刘和珍等6名学生自治会干部。

图片 1

鲁迅

民国史上一场著名官司:鲁迅状告章士钊

     
鲁迅与章士钊,两位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代宗师、风云人物,且恰巧都出生于1881年(章士钊比鲁迅大半岁)。两位虽是同龄人,但思想分歧却很大。鲁迅与章士钊的分歧首先表现在对待新文化运动的态度上。鲁迅主张文学革命,倡导白话文,积极推行新文化运动;章士钊则提倡尊孔读经,以“捍卫国粹”之名极力反对新文化运动。双方各执己见,以至于打起“笔仗”。更有甚者,1925年的一件事竟然使两人对簿公堂!

     
1925年,鲁迅与章士钊是北洋政府教育部同事,但鲁迅只是一个是社会教育司的佥事(相当于科长),章士钊则是高高在上的教育总长(兼司法总长),按说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是,北京“女师大学潮”却使两人尖锐的对立起来了。1923年,应好友许寿裳之邀,鲁迅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国文系兼任讲师。1925年初,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因不满校长杨荫榆,遂于1月18日发动“驱杨”运动,宣布从即日起不再承认杨荫榆为校长,由此引发了一场“女师大学潮”。许多教授、学者都卷了进去,时任教育部佥事兼女师大讲师的鲁迅坚决支持学生举动,这自然引起了教育总长章士钊的不满。

     
起初,章士钊对鲁迅采取拉拢和说服。他派人劝说鲁迅:“你不要闹,将来给你做校长”,鲁迅断然拒绝,这让章士钊十分恼火。章士钊一看软的不行,便来硬的。他以鲁迅身为教育部官员,竟然参与学生闹事,并任维持会总务主任,支持学生对抗正府等为由,于1925年8月12日呈请段祺瑞正府罢免鲁迅教育部佥事的职务。

     
鲁迅被免职后不久拿起了法律武器。1925年8月15日,鲁迅向平政院起草了一份起诉书,状告教育部总长章士钊。鲁迅在起诉中抓住“程序违法”大做文章。鲁迅紧紧抓住章士钊违反程序和认定超前的错误,这就为推翻章士钊呈请的“免职理由”提供了有力的依据。

     
收到鲁迅诉状后,章士钊作了书面答辩,答辩状甚长。章士钊罗列了鲁迅的许多不端行为,陈列了一通处置有理的辩说。他还在答辩状中详细描述了鲁迅的所作所为,认为鲁迅的言行与教育部职员的身份严重不合,暗指将鲁迅免职“实体”上是“合法”的。

     
该答辩传交鲁迅后,鲁迅又进行了反辩。鲁迅说,章士钊所列诸项指控只能算教员鲁迅的行为而非官员鲁迅的行为,“在部则为官吏,在校则为教员,两种资格各有职责,不容牵混”。鲁迅反驳的另一条理由,是说他本人收到校务维持会委员委任状为8月13日,而章士钊呈免职状则在8月12日,未任先免,该罪项不能成立。鲁迅之所以能扳倒章士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平政院是袁世凯统治时期开始设立的行政裁判机关,负责弹劾和审理违法官吏,类似于清朝的御史台。章士钊自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颁布之时起,就反对设立平政院,主张官民一律受制于普通法院。正是章士钊反对设立的平政院,让章士钊输了官司。

杨绛的姑妈

     
1925年11月19日,章士钊在北京魏家胡同十三号的家被激进的学生捣毁。章士钊无暇顾及与鲁迅的官司,匆匆逃到天津,他的教育总长职务随之也被免去。随后,鲁迅写下了著名杂文《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痛骂章士钊是必须穷追猛打的“落水狗”。这使得章士钊“恶名远播”。1926年3月16日,平政院判鲁迅胜诉,恢复公职。科长鲁迅告倒了部长章士钊,这恐怕是只有民国的司法史上才会出现的奇观!

     
两天之后,北京发生了著名的“318惨案”。李大钊组织学生和群众在天安门集会抗义北洋政府。段祺瑞政府下令开枪(段祺瑞本人并没有下令开枪),造成47名学生死亡。鲁迅很快又写下檄文《纪念刘和珍君》声讨段祺瑞。因为“318惨案”与“女师大学潮”相距太近,仅仅相隔几个月。死难者中的刘和珍、杨德群等人又都是“女师大风潮”的积极参与者,刘和珍且是六个学生自治会成员之一。所以鲁迅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和《记念刘和珍君》这两篇文章使后人长期以来(尤其是入选中学课本后)确信“落水狗”章士钊参与策划了“318惨案”。实际上,章士钊当时根本已经不在北京(而在天津),也不再是教育总长了,惨案跟他丝毫无关。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