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1

虫坪塬墓地位于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处于县城西南10公里的丹州镇虫坪塬村,东距黄河约30公里。墓地分布在两条冲沟间的狭长黄土塬上,地势由西北向东南缓倾,面积约14万平方米。因被盗掘破坏,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从2014年5月开始对该墓地进行考古勘探和抢救发掘,11月初田野工作结束。
  根据墓葬分布及地势情况,可将墓地划分为北、中、南三区。2014年度的发掘工作主要在北区进行,共清理墓葬23座、车马坑1座、灰坑(沟)遗迹5处。出土有铜器、玉器、陶器、泥质明器(略经烘烤未烧结)、贝、玛瑙、石器等多类。
  墓地范围内地层堆积简单,耕土层和扰土层下即为生土。所有遗迹均开口于近代扰土层下,距地表深约0.8~1.0米,直接打破生土。墓葬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状。墓室一般口小底大,棺椁外有熟土二层台,其中一座有生土二层台且有殉葬动物的腰坑。葬具木质,分为一椁一棺和一棺两种。墓主头多数朝东、少数朝北,多为仰身直肢。
  墓葬的随葬品数量和类别差别较大。规模最大的M17,棺椁内随葬品虽被盗掘一空,但二层台上仍有大量的铜鱼、铜铃、石坠等饰件。小型墓多数“薄葬”,只随葬诸如玉玦之类的小饰件和泥质明器,个别小墓出土陶器或铜戈、铜削(刀)等。此外,大多墓葬内发现有幼年羊或猪的前肢骨骼,一座墓葬内有一个个体或多个个体。

  M17是本次发掘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墓口长4.1米、宽2.7米,墓底距开口深7米,方向为105°。墓壁竖直规整,壁面较光滑。墓室虽遭盗扰,一椁一棺的葬具结构仍清晰可辨。墓坑填土为黄褐色花土,经过夯打,堆积致密。
  在椁室棚木之上约0.9米的高度,发现用于悬挂铜鱼、石坠等椁外饰件的“日”字形木质框架,可能是有学者认为的“池”的遗迹。该框架由表面髹朱漆的方木组成,东北角处还发现一处竖置的木柱痕迹,起支撑作用。木质框架下散落着大量鱼状铜饰件、不规则菱形石坠饰及少数铜铃和铜片等。部分铜鱼头部穿孔上还残留有用于系挂的绳子,有的铜鱼表面浸染有红黑相间织物花纹,表明木框或椁上覆有织物。棺椁内随葬品被盗掘一空,墓主骨骸无存。
  M43。墓口长3.2米、宽1.68米、方向105°。墓壁外斜,墓底大于墓口。墓底长3.65米、宽2.05米,墓底距墓口深3.0米。墓内填土为黄褐色花土,经过夯打,较致密,可见直径约6厘米中间凹陷的圆形夯窝,夯层不清。木质葬具已朽,但其结构仍清晰可辨,为一椁一棺。椁长2.62米、宽1.2米、高1.0米,椁底置有两根垫木。随葬器物有玉圭、玉玦、陶盆、陶盘各1件,及略经烘烤的泥质明器5件,包括鬲2、豆1、小壶1、罐1等,还有动物前肢骨。
  M48。本次发掘中规模最小的一座。墓口长2.1米、宽仅0.75米,墓底距墓口深
1.6米,方向95°。墓内填土未经夯打。葬具为一棺,棺外有一周二层台,除东端较宽外,其余三边较窄。墓主头向东,仰身,下肢微曲。在墓主头旁和二层台上放置陶器5件,有鬲1、罐1、豆1、盆1、盂1件等。骨骸胸部位置有玛瑙串珠2颗,头骨两侧各有玉玦1件,腹部有海贝2枚。
车马坑等相关遗迹
  本次发掘最为重要的是车马坑(K1)的发现,该坑为长方形竖穴,东西长7.1米、南北宽3.0米,深2.7米,壁略直,方向110°。该车马坑北距M17仅5米,综合相关信息推测应是M17的祔葬。坑内埋设两车,各有在驾的马骨两具。两车前后纵向排列,马首朝东,辕亦均东向,舆在西。
  东边(前)为一号车,规格较高,装饰华丽,车舆与两匹驾马保存都较好。车身通体髹赭色漆,诸如伏兔和掩板等构件表面饰有朱漆绘夔龙纹;车衡缚轭上装有青铜銮铃,车轴两端装有青铜辖軎。车舆前面及左右两侧箱板外侧镶有近方形玉片。
  辀两侧驾马除数量不少的络饰和腹部配有装饰铜片的皮革或麻布质地的韅带外,还发现套于马头上的两幅青铜马胄。初步观察,马胄是由顶梁片、面侧片、鼻侧片缀合而成,铜片内壁先衬一层粗织麻布,其内再衬垫一个用竹篾状编织成的有菱形孔格的笼状物,用以保护马面。
  二号车居后(西),车舆和驾马均无装饰,规格较低,该车的两匹驾马被盗,破坏严重。
  本次发掘中,对车马坑内的遗迹进行了三维信息扫描,并对一号车的马胄一并马首采取石膏打包方式提取,以进入实验室进行清理。同时对马骨进行了DNA信息采样,为分析马的种属及来源提供标本。
  另外,在M17、车马坑(K1)的北侧和东侧,还发现了可能是兆沟的遗迹。北侧的沟(H1)呈东西向,长近20米、宽4.6米、深1.5米。解剖清理发现沟壁相对规整,沟底平整。沟内堆积较厚,遗物丰富,包含大量陶片和动物骨骼。东侧的沟(H15)呈南北向,长约15米,沟横截面呈倒梯形,口宽3.5米、底宽1.3、深3米,沟壁规整,遗物丰富。尽管目前还未发现两沟道相连的迹象,但呈现着将M17及车马坑(K1)与北侧集中分布的一批小型墓隔离的情形。
  在该墓地还发现诸如灰坑、灶坑等生活类遗迹;采集到与墓内随葬品时代特征一致的陶片、石器等遗物。表明在墓地区域内,存在有该时代的居址。墓地和居住区同处一个区域或相邻的聚落布局,可能是当时人群长期适应狭长塬面的结果。
收获与认识
  虫坪塬墓地位于陕北高原东南端,地处关中平原向陕北高原的过渡地带,南距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仅百余公里;东与晋文化核心分布区隔黄河而望;处于三个区域的交汇地点,故此各文化间交流多有发生。
  小型墓中少随葬或不随葬实用陶器、随葬泥质明器和小件玉饰的做法,和梁带村小型墓极为一致;中型墓M17的椁上置木质框架,上覆织物,下悬铜鱼、石坠及铜铃等饰件的做法,与梁带村大、中型墓的情况类似。墓葬出土的陶鬲具有斜折沿、束颈有肩、锥状足跟等特征;陶盆宽平沿、折肩、浅腹。这些特征和山西上马墓地、米脂张坪两周之际墓葬出土的陶器特征十分接近,表明这些地域内的文化曾经发生过一定程度的交流。同时,鬲、罐、豆、盆的陶器组合也是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墓葬中最为常见的组合方式。初步认为虫坪塬墓地的年代大致处于两周之际或晚至春秋早期。
  车马坑在陕北高原首次发现,为两周马车的时空分布研究提供了新的考古材料。该坑一号车,结构完整,装饰繁复,保存较好,其中的驾马头部的两副青铜马胄,更是研究古代驾马防护装具的重要实物资料。同时,也表明该坑所祔葬墓主身份地位高,以该墓为核心的墓地等级也高。
  文献记载,有商以降,陕北高原一直为北方游牧或半游牧半农耕民族的主要活动区。西周及春秋时期,狄是主要活动在包括宜川在内的陕西省东北区域的主要部族之一。虫坪塬墓地从墓葬形制、埋葬习俗、随葬品等方面观察,属于周文化系统且与晋文化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该墓地发现多例随葬羊骨的现象,表明该墓地还可能与狄人有关。
  这次考古发掘工作,填补了黄河西岸延安东部区域商周时期遗址的考古发掘空白,相关收获为两周时期的周文化、北方少数民族文化以及近邻的晋文化等三者间的关系研究,为陕北高原南缘区域两周时期考古学文化面貌的探讨,提供了崭新的材料。
(来源: 《中国文物报》    作者: 李彦峰 丁岩 宋延龙)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