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相传宋江被发配到江州后,由于戴宗、张顺等好汉仰慕他的英名,打通了衙门的关节,使宋江免受苦刑,兄弟几个,天天聚会,饮酒作乐

我惜姣岂是那下贱之人,嗳,下贱之人。宋江嗳!三更三点月正明,越思越想越愁人。这里一刀要你的命,(宋江取刀,作刺状,收…我惜姣岂是那下贱之人,嗳,下贱之人。宋江嗳!三更三点月正明,越思越想越愁人。这里一刀要你的命,(宋江取刀,作刺状,收起。)宋江嗳!大丈夫做事三思而行,啊,三思而行!阎惜姣呀!听谯楼打罢了四更时分,惜姣起下杀人心。我这里将他来刺死,(阎惜姣取剪刀,作刺状,收起。)阎惜姣嗳!惜姣做事要三思行,嗳,要三思行!宋江天也明亮,她还睡在那里。待我走了吧!(宋江开门,口袋落地,宋江没有留意,下楼。)宋江我真的不来了!(宋江下。阎惜姣醒。)阎惜姣他走了,待我回床睡觉去!(阎惜姣看口袋,拾起。)阎惜姣这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个讨饭的叫化袋!(阎惜姣伸手进去摸。)阎惜姣这是一锭金子,待我收下。还有书信一封,待我看来:“上写梁山晁盖拜……”啊呦,慢着!闻听人说,宋江私通梁山。宋江啊,宋江,无有此事便罢;若有此事,这就是你的对头到了!(阎惜姣睡。宋江急上。)宋江走啊!啊呦且住!适才我从乌龙院走后,失落黄金、书信。这黄金事小,信若被人拾去,我的性命难保!宋江啊呀且住!我不免去到乌龙院寻找便了!(宋江进门,寻找不到,呆,做出门时各种姿势,发急,起。)宋江啊呀!宋江啊,阎大姐醒来!阎惜姣宋大爷,你不是走了么?宋江不错,我是走了,又回来了。阎惜姣你回来干什么来了?宋江我失落一样东西,大姐可曾看见?阎惜姣不错,看见了。不是一只叫化袋么?宋江是是,一只叫化袋,快快把还与我。阎惜姣拿去!(阎惜姣将袋掷在地下,宋江连忙拾起,摸带内。)宋江啊,大姐,里面还有一锭黄金。阎惜姣黄金我收下了。宋江本是送与大姐买花儿戴的。阎惜姣谢谢你!宋江啊,大姐,里面还有一样东西,可曾看见?阎惜姣敢是书信?宋江嗳,不错,把还与我。阎惜姣你的书信上面写的什么言语?宋江没有什么言语。阎惜姣好呀,你私通梁山!宋江呀,大姐不要说出口来!快快把还与我!阎惜姣你要书信却也不难,要依我一桩事情。宋江什么事?阎惜姣你写封休书把我休了。宋江我宋江一不休妾,二不卖子,写的什么休书?阎惜姣你不写,我走了!宋江你到哪里去?阎惜姣我睡觉去!宋江我与你写。阎惜姣你与我写!宋江啊,大姐,无有纸笔墨砚,写不成了。阎惜姣你来看,这不是么?宋江啊,阎大姐,你早有此心么?阎惜姣早有此心。宋江我与你写!宋江怎样写法?阎惜姣我说你写。宋江你且讲来。阎惜姣“立休书人宋江休妻阎惜姣,”宋江慢来,不得“休妻”,乃是“休妾阎惜姣”。阎惜姣“任凭再嫁张……”宋江“张”什么?还是“立早”,还是“弓长张”?阎惜姣被他把我问住了。我说出口来,还怕他不成?“任凭改嫁张文远”!宋江呀呸!张文远是我的小徒,你为何私通与他?阎惜姣你写不写?宋江我不写!阎惜姣你不写,我走了!宋江哪里去?阎惜姣睡觉去!宋江我与你写!宋江拿去!阎惜姣拿来!阎惜姣这不成!宋江要怎样写呢?阎惜姣要你打上手模足印。宋江呀呸!我宋江一不休妾,二不卖子,打的什么手模足印!阎惜姣你不打,我是走了!宋江你往哪里?阎惜姣睡觉去!宋江我与你打。阎惜姣你与我打!阎惜姣拿来!宋江慢来,你将书信把还与我。阎惜姣我还逃得脱你的手么?宋江我谅你逃不出我手!拿去!(阎惜姣接休书,看。)阎惜姣告辞了!宋江你又去睡觉!阎惜姣我去睡去!宋江书信把还与我的好!阎惜姣书信不能在这里还你!宋江哪里还我?阎惜姣郓城县堂上还你!宋江我来问你,郓城县是狼?阎惜姣不是狼!宋江是虎?阎惜姣不是虎!宋江吞吃我宋江?阎惜姣虽不是狼虎,你也要怕他三分!宋江还是把还我的好!阎惜姣近前来!(宋江走上,阎惜姣打宋江嘴巴。)阎惜姣开言骂宋江,私通那梁山!你要我的书和信,随我去见官!(宋江气,欲动手打阎惜姣。)宋江大骂阎婆惜,你敢把我宋江欺!劝你把还我书和信,哼哼!阎惜姣你还打我?宋江我还打不得你!阎惜姣你敢杀我?宋江?!(宋江刺死阎惜姣,搜出书信,藏身上。)宋江待我叫妈儿娘来。妈儿娘快来!阎婆宋大爷,你起来得早。宋江你女儿性情不好。阎婆看在我的分上。宋江看在你的分上,我将她杀死了!阎婆现在哪里?宋江在这里!阎婆啊呀儿啊!宋江不许你哭!尸首搭下去!阎婆看在老身分上,赏她棺木一口。宋江这有十两纹银,你去办来。阎婆不知路径。宋江随我来!(宋江、阎婆同下楼,同出门。阎婆两边张望。)阎婆宋江杀人了!(阎婆打宋江嘴巴,宋江拖阎婆同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黑旋风李逵的故事:李逵一句话产生一道好菜 相传宋江被发配到江州后,由于戴宗、张顺等好汉仰慕他的英名,打通了衙门的关节,使宋江免受苦刑,兄弟几个,天天聚会,饮酒作乐。一天在浔阳酒楼,店小二送来一道菜,还没动筷子,已使在座的垂涎欲滴,连一向善于自持的宋江刚吃几口就连呼:“好菜!好菜!”接着又说,“在江湖行走多年,大小酒家也到过不少,这样好的菜,实在少见!只是不知叫什么名字。” 张顺说:“这个我知道,它叫‘家乡肉’,取瘦肉,浸汁上浆,等油锅开了炸一炸,再晾凉后切片,摆成拼盘,然后加些酱油,用香油一拌就成了。” 张顺刚说完,同行的李逵说道:“咱又不开饭铺,管它怎么做,大哥喜欢,尽管每天来吃个饱就是了。”宋江虽然没有每天来吃,从此却爱上了这道“家乡肉”。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