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林沁,博尔济吉特氏,蒙古科尔沁旗人。本生父毕启,四等台吉,追封贝勒。族父索特纳木多布斋,尚仁宗女。公主无出,宣宗为选于族众,见僧格林沁仪表非常,立为嗣。道光五年,袭封科尔沁札萨克多罗郡王爵。十四年,授御前大臣,补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正蓝旗蒙古都统,总理行营,调镶白旗满洲都统。出入禁闱,最被恩眷。咸丰三年,粤匪林凤祥、李开芳等北犯,命僧格林沁偕左都御史花沙纳等专办京师团防。八月,钦差大臣讷尔经额师溃临洺关,贼窜正定。诏授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上御乾清宫亲颁关防,赐纳库素光刀,命率京兵驻防涿州。十月,贼陷静海,窥天津。兵进永清,又进王家口。贼不得前,乃踞独流镇。四年正月,僧格林沁会钦差大臣胜保军乘夜越壕燔其垒,贼西南逸,追击之子牙镇南,擒斩甚众,赐号湍多巴图鲁。复连败贼于河间束城村、献县单家桥、交河富庄驿。贼窜踞阜城县城,附城村堡皆为贼屯。僧格林沁偕胜保率副都统达洪阿、侍郎瑞麟、将军善禄等诸军围击,毁堆村、连村、杜场诸贼屯,炮殪悍酋吉文元,贼犹顽抗,攻之累月不下。粤匪复自江北丰县渡河扰山东,侵近直隶境,欲以牵掣大军,胜保及善禄先后分兵迎剿,迭诏责僧格林沁速攻阜城,于是穴地为重壕长围困之。四月,贼乘风突围出,窜东光连镇。连镇跨运河,为东西两镇,村落相错,贼悉踞之。僧格林沁自率西淩阿屯河东,令托明阿屯河西,别遣马队扼桑园。会胜保巳破贼山东,回军合攻连镇。五月,贼酋李开芳以马队二千余由连镇东突出趋山东,胜保率骑兵追之,遂窜踞高唐州。诏斥僧格林沁疏防,责速攻连镇自赎。会霖雨河涨,贼聚高阜,官军屯洼地,势甚棘。于是议开壕筑堤,以水灌贼营。堤成,蓄水势如建瓴,贼大困,屡出扑,皆击退。九月,东西镇各出贼数千,欲突围而窜,为官军所扼,粮尽势蹙。附近村庄皆收复,合力急攻,凡数十战。十二月,毙伪检点黄某。悍党詹启纶出降,焚西连镇贼巢,仅余死党二千余人,以大炮环击。五年正月,破东连镇木城,贼冒死冲突,尽歼之,擒林凤祥,槛送京师诛之。畿辅肃清,锡封僧格林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擢其子二等侍卫伯彦讷谟祜御前行走,敕移师赴高唐州督办军务。先是,胜保围攻高唐久不下,密诏僧格林沁查办,至即劾罢之。贼闻连镇既下,丧胆欲遁。大军数日即至,故疏其防。贼果乘隙夜走,亲率五百骑追奔五十里,至荏平冯官屯,贼踞以守。合军围攻,四面炮击,贼掘地为壕,盘旋三匝,穴堀潜藏,穿孔伺击,攻者伤亡甚多。复议用水攻,挑河筑坝,引徒骇河水灌之。贼屡冲突,皆击退。四月,水入贼窖,纷纷出降。擒李开芳及其死党黄懿端等八名,械送京师诛之。北路荡平,文宗大悦,加恩世袭亲王罔替。五月,凯撤回京,上御养心殿,行抱见礼,赐朝珠及四团龙补褂。又御乾清宫,恭缴参赞大臣关防,赐宴勤政殿,从征将士、文武大臣并预焉。林凤祥、李开芳为粤匪悍党,狡狠善战,两年之中,大小数百战,全数殄灭,无一漏网,僧格林沁威名震于海内。时英吉利在粤东开衅,乘东南军事方棘,多所要挟,每思北犯。故近畿肃清后,命西淩阿分得胜之师赴援湖北,而僧格林沁遂留京师。六年,丁本生母扰,予假百日,在京持服。寻调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七年四月,英吉利兵船至天津海口,命僧格林沁为钦差大臣,督办军务,驻通州,托明阿屯杨村,督前路。仓猝征调,兵难骤集,敌兵已占海口炮台,闯入内河。议掘南北运河泄水以阻陆路,别遣议和大臣桂良、花沙纳赴天津与议条约。五月,议粗定,英兵退。未尽事宜,桂良等赴上海详议。于是筹议海防,命僧格林沁赴天津,勘筑双港、大沽炮台,增设水师。以瑞麟为直隶总督,襄理其事。奏请提督每年二月至十月驻大沽,自天津至山海关海口,北塘、芦台、涧河口、蒲河口、秦皇岛、石河口各炮台,一律兴修。九年,桂良等在上海议不得要领。五月,英、法兵船犯天津,毁海口防具,驶至鸡心滩,轰击炮台,提督史荣椿中炮死。别以步队登岸,僧格林沁督军力战,大挫之,毁敌船入内河者十三艘。持数日,敌船引去。九年六月,英、法、俄、美四国兵百余艘复来犯,知大沽防御严固,别于北塘登岸,我军失利。敌以马步万人分扑新河、军粮城,进陷唐儿沽,僧格林沁力扼大沽两岸。文宗手谕曰:“天下根本在京师,当迅守津郡,万不可寄身命于炮台。若不念大局,只了一身之计,有负朕心。”盖知其忠愤,虑以身殉也。寻于右岸迎战失利,炮台被陷,提督乐善死之。僧格林沁退守通州,夺三眼花翎,褫领侍卫内大臣及都统。迭命大臣议和,不就。敌兵日进,迎击,获英人巴夏礼送京师。战于通州八里桥,败绩。瑞麟又败于安定门外,联军遂入京。文宗先幸热河,圆明园被燬,诏褫僧格林沁爵、职,仍留钦差大臣。十年九月,和议成,命遣撤残军,驰赴行在,未行,会畿南土匪蜂起,山东捻匪猖肆,复僧格林沁郡王爵,命偕瑞麟往剿。师至河间,匪多解散。诏促赴济宁、兖州督师。十一月,至济宁,贼已他窜回巢。疏陈军事,略曰:“捻首张洛行、龚瞎子、孙葵心等,各聚匪党无数。此外大小头目,人数不少。每年数次出巢打粮,辄向无兵处所。迨官兵往剿,业经饱掠而归。所至抢掳赀财粮米,村舍烧为赤地,杀害老弱,裹胁少壮。不从逆,亦无家可归。故出巢一次,即增添人数无算。此捻匪众多之情形也。匪巢四面一二百里外,村庄焚烧无存,井亦填塞。官兵裹粮带水,何能与之久持?一经撤退,匪踪紧蹑,往往因之失利。此各路官兵仅能堵御,不能进攻之情形也。每次出巢,马步数十万,列队百余里。兵贼众寡悬殊,任其猖獗,无可如何。前此粤、捻各树旗帜,近年彼此相通,联为一气。官兵在北,粤匪有南,捻匪居中,以为粤匪屏蔽。若厚集兵力,分投进剿,捻匪一经受创,粤匪蠢动,非竭力相助,即另图北犯,以分我兵势。此剿捻不易之情形也。臣原带马步六千,续调陕甘、山东绿营及青州旗兵,共一万二千余人。拟俟齐集,会合傅振邦、德楞额二军,相机直捣老巢。”疏入,诏:“捻匪正图北犯,应坐镇山东,以杜窥伺,毋轻举以误全局。”寻捻匪由徐州北窜,迎击于钜野羊山,亲率西淩阿、国瑞当其东,瑞麟及副都统格绷额当其西,杀贼甚众,而格绷额阵亡。瑞麟伤退,劾罢之,荐西淩阿、国瑞帮办军务。又劾团练大臣杜乔不能御贼,供应扰民,罢其任,团练归巡抚督办。邹县教匪宋绍明集众数千戕官,令国瑞、西淩阿击剿解散。页码1
2 3 <

僧格林沁(蒙古语:Sengge
Rinchen,西里尔字母:СэнгэРинчен;1811年-1865年),博尔济吉特氏,蒙古族,晚清名将,科尔沁左翼后旗(今属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左后旗双胜镇)人。他是道光皇帝姐姐的过继儿子,道光五年袭科尔沁郡王爵,历任御前大臣、都统等职。

咸丰、同治年间,僧格林沁参与对太平天国、英法联军等战争,军功卓著。1865年5月,在山东曹州被捻军围击,战死于山东曹州高楼寨。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据《蒙古世系》记载,僧格林沁是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萨尔的二十六代孙,1811年(嘉庆十六年)六月五日出生在科尔沁左翼后旗哈日额日格苏木百兴图嘎查普通台吉家庭,幼年,僧格林沁因家境贫寒,曾随父亲布和德力格尔为富人放牧。12岁时被送到昌图老城文昌宫读书。

1825年,僧格林沁被选定为索特纳木多布斋郡王嗣子,承袭科尔沁左翼后旗扎萨克郡王。同年十二月,奉命御前行走,赏戴三眼花翎。

1826年,赏用朱缰。1829年,赏穿黄马褂。同年二月,命管上虞备用处事。九月,命管火器营事。

1834年,授御前大臣、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九月,为后扈大臣。

1835年正月,署镶红旗蒙古都统。二月,充谙达管虎枪营事。七月,命总理行营。十二月,为阅兵大臣。

1836年,授镶白旗满洲都统。1837年,赏用黄缰。

1841年九月,为正黄旗满洲都统。1844年,充右翼监督,署正蓝旗满洲都统。

1845年二月,为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1846年五月,为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

1850年,为镶黄旗蒙古都统。一月,道光皇帝驾崩,僧格林沁为顾命大臣之一。九月,命往密云县剿匪,授左翼监督。十二月,嘉奖僧格林沁清除匪患之功,赏四团正龙补服并准予穿用。

屡立功勋

1851年,僧格林沁任御前大臣,署銮仪卫事。曾请旨出兵镇压科尔沁左翼后旗佃农抗租斗争。

1852年,上书逮捕佃农抗租领头人吴宝泰等下狱。主持道光帝梓宫迁葬,恭谨从事,赏加三级。

僧格林沁

853年五月,受命督办京城巡防,任参赞大臣。此时,太平天国已定都天京,并派兵北伐。僧格林沁受命统领健锐营、外火器营、两翼前锋营、八旗护军营、巡扑五营及察哈尔各官兵,并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蒙古诸王劲旅出京。八月,太平天国北伐军攻入京畿重地。咸丰帝亲自将清太祖努尔哈赤使用过的宝刀授予僧格林沁,命其率军进剿。九月,设防紫荆关。十月,在天津南王庆坨与北伐军开战。北伐军损失惨重,退到连镇一带。1854年,又在连镇大败北伐军,咸丰帝赐僧格林沁”湍多巴图鲁”称号。

1855年正月,僧格林沁整军再战太平军,破东连镇木城,太平军冒死冲突,僧格林沁尽歼之,生擒太平天国北伐军统帅林凤祥。因此殊功,咸丰帝于二月加封僧格林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赏朝珠一盘、四团龙补褂一件。四月,诏世袭罔替,俸银加倍。六月,在山东冯官屯剿灭太平天国李开芳部,生擒李开芳。林凤祥、李开芳都是太平天国的名将,骁勇善战,僧格林沁在两年之中,大小数百战,全部殄灭,无一漏网,因此威名震于海内。

抗击英法

1857年五月,命僧格林沁署镶红旗汉军都统。

1858年,直隶总督谭廷祥及托明阿防守天津大沽海口战败,清廷主和派与英国代表签署《天津条约》。僧格林沁得知后,向咸丰帝奏请,坚决要求撤回谈判代表,主张调用全国之兵员,倾全国之粮食,整顿军队,把外国侵略者赶出去。但因主和派占上风,他的意见未被采纳。

1859年,咸丰帝命僧格林沁至天津督办大沽口和京东防务。僧格林沁吸取第一次大沽口战役失败的教训,积极筹建大沽海口和双港的防御工事,整肃军队,做好反侵略的各项准备。

英法新任驻华公使普鲁士、布尔布隆率领所谓换约舰队从上海沿水路北上。舰队由一艘巡洋舰和13只炮艇组成,行至天津大沽口时,藐视中国军队的设防,不听中国军队的劝阻和警告,明目张胆地闯入大沽口,激起了中国官兵的极大愤慨。僧格林沁下达坚决反击入侵者的战斗命令,督军力战,击毁英军战舰3艘,使英军死伤464人,英海军司令贺布受重伤。相持数日,英法联军军舰撤走。

这次大沽口保卫战,是自1840年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入侵以来中国军队抵抗外国入侵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清廷对僧格林沁和有功将士大加奖赏。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也对此事给予充分关注与肯定。

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天津,僧格林沁兵败退驻通州。咸丰帝下令拔去僧格林沁三眼花翎,削去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职。继而再战,又败于张家湾、八里桥,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圆明园被毁。主和派大臣埋怨僧格林沁触怒了洋人。咸丰帝革去僧格林沁郡王爵仍留钦差大臣职。

复起剿捻

1860年九月,直隶、山东及河间府一带捻军四起。清廷恢复僧格林沁郡王爵,命其率一万余清军赴山东与捻军作战。

1861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根据僧格林沁的奏请,其哲里木盟长职由达尔罕亲王索特那木彭苏克补授。

同治元年,赏还博多勒噶台亲王爵,不久诏世袭罔替。朝廷授权僧格林沁节制调遣直、鲁、豫、鄂、皖五省兵马。僧格林沁率蒙古骑兵和五省提供的兵力多次打败捻军,在鄂东霍山黑石渡收降捻军十几万人,并打散十几万人,清军也损失惨重。

战死沙场

1865年五月,僧格林沁被捻军诱至山东曹州高楼寨,随后陷入重围。五月十八日晚,僧格林沁率少数随从冒死突围,当逃至曹州西北的吴家店时,被一捻军士兵诛杀在麦田,终年55岁。
僧格林沁战死疆场,令清廷上下一片震惊,皆以失去”国之柱石”而惋惜。

清政府以亲王规格为僧格林沁举行了葬礼,同治帝和慈禧亲临祭奠,赐谥号”忠”,配享太庙,在北京、山东、河南、盛京等地建”昭忠祠”,并绘像紫光阁。在科左后旗吉尔嘎朗博王府东建祠堂庙一座供奉僧王图像。在额布力尔协日嘎地方另建僧王塑像祠一座,并绘像紫光阁。

同年七月,清政府派员护送僧格林沁的灵柩北上,安葬在科尔沁左翼世袭旗陵(今辽宁省法库县四家子乡公主陵村)。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