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林沁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目前人们对他研究及了解较多的是其军事活动,而对其家世及其家族与清廷统治阶层的关系则知之不多,影响了对他的全面了解及其研究的深化。主要原因是这方面的资料甚少。笔者查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清代皇家族谱《玉谍》、《星源集庆》及《爱新觉罗宗谱》,得知僧格林沁家族曾有多人为皇家额驸,包括僧格林沁本人;同时也将本家族女出嫁皇家,世代与清皇室、宗室王公权贵有复杂的姻亲关系。考虑到它对清朝政治史、僧格林沁及其家族以及蒙古史的研究有参考价值,爰草此小文。因涉及的人、辈份较复杂,为了便于理解,特附《僧格林沁家族与清皇家联姻世系表》如下:西汶艺术网科左后旗扎萨克郡王岱布长子阿喇布坦子色布腾多尔济娶淳亲王允祐女郡主格格子索诺木色楞娶庄亲王弘普女继娶淳郡王弘璟女次子罗卜藏喇什子齐默特多尔济娶端柔公主西汶艺术网子巴勒珠尔子索特纳木多布斋娶庄敬公主西汶艺术网嗣子僧格林沁娶贝勒文和女子伯彦纳谟祜娶怡亲王载垣女长子那尔苏先指醇亲王奕譞女为妻娶瑞郡王奕誌女子阿穆尔灵圭娶睿亲王魁斌女西汶艺术网[
2 <

提到中国古代史上的“和亲”或“联姻”,人们马上会想到汉代的昭君出塞,唐朝的文成公主入藏。作为封建社会的弱女子,对中原王朝与边疆民族关系的和好发挥了她们的特殊作用,人们自然不会忘记。她们的事迹也作为中国民族关系史上的佳话千古流传,在今天的历史教学或研究中,也时常会提到她们。本文所要介绍的满蒙联姻,却不是一两个女子,而是一大批人。正是这一大批女子,使清代入主中原的满族,与边区的蒙古族,保持了三个世纪的通婚,建立了世代姻亲关系。也正是这种姻亲关系,对中国北方这两大尚武勇悍民族的长期和好、对清廷统辖与治理边疆蒙古地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且,由于满蒙民族之间的长期通婚,人数众多,又繁衍了更多的具有满、蒙民族血分乃至含有汉族血分的混血后裔,对于民族融合,也具有不可忽视的积极意义。一清代的满蒙联姻与汉唐“和亲”最大的不同,是它的制度性。清朝皇帝掌握着皇室及宗室王公子女的婚配权,以指婚的形式决定他们的婚姻。皇子皇孙及宗室王公子弟的婚配,是由皇帝(皇帝幼小、垂帘听政时则由太后)从八旗中选出的“秀女”指配,有时也择取蒙古王公的女儿拴婚。皇女、皇孙女及宗室王公的女儿,则由皇帝择取八旗及蒙古王公的适龄俊秀子弟,指配聘嫁。满族帝王之家的这种指婚制,从清入关前一直实行到清末。乾隆以后,由于皇族人口的大量繁衍,需指婚的人太多,因而把指婚的范围缩小到近支宗室,即当朝皇帝之皇祖派衍下的各辈及龄子女。自乾隆起,指婚制度也进一步完善、正规,尤其是对皇族女儿格格的指嫁,每年年底,管理皇族事务的宗人府都要将皇族中正值婚龄的格格开列报告给皇帝,由皇帝指嫁与蒙古王公子弟或八旗旗人子弟。针对有些宗室王公不愿将女儿远嫁蒙古的现象,当时的指婚蒙古甚至带有强制性。乾隆二十四年,由于有的亲王、郡王将女儿隐匿不报,提前私聘与京城旗人,宗人府获知后上报,乾隆帝专门发布谕旨,令将私嫁女儿的亲郡王罚俸一年,并且强调:“嗣后凡亲王郡王之格格,俱遵照旧例,侯朕旨指给蒙古台吉等。其间或有因原系姻亲熟视蒙古等,情愿自行许给,尚属可行,伊等可自行定议奏闻。其不行奏闻而私行许聘京师旗人者,著永远禁止!①”可见,根本目的是为了与蒙古联姻,只要是将女儿嫁与蒙古王公贵族之家,私聘也可,指婚,不过是实现政治联姻的手段。指婚制,保障了满族皇家与蒙古各部领主王公贵族持续性的长期联姻,总计入关前后的整个清朝,满蒙联姻达586次(以下通婚次数及具体联姻人、事,均据档案、《玉牒》,为节省篇幅,不—一标明出处),入关前联姻的32年间,为84次,入关后的268年间,为502次。这总计586次的通婚,满族皇家出嫁给蒙古的女子(包括皇女公主及其他宗女格格)多达430名,其中入关前27名,入关后403名。满族皇帝及宗室王公子弟娶蒙古王公之女156名,入关前57名,入关后99名。出嫁公主、格格的人数以乾隆朝最多,遣嫁也最频繁,乾隆60年间,嫁与蒙古的皇家女儿多达179人②,平均每年出嫁3人,最多的年份为乾隆四十四年,出嫁8人,这与当时乾隆皇帝严格地执行指婚蒙古的制度有一定关系。二清廷联姻的蒙古部落主要是漠南蒙古、漠北蒙古、西套阿拉善蒙古。下文分别介绍。漠南蒙古。漠南蒙古即今内蒙古自治区,所联姻的部落主要有:科尔沁部,在今内蒙古自治区的东部,清朝,该部属哲里木盟。该部与清廷联姻最频繁、人数最多的是科尔沁左翼中旗、左翼后旗,入关前后,清皇室共有8位公主(包括皇室抚养宗王之女所封的公主)出嫁这两旗。其中嘉庆皇帝第三女庄敬公主嫁与科尔沁左翼后旗的扎萨克郡王索特纳木多布斋,二人长住京城。索特纳木多布斋死于道光五年,因无子嗣,道光皇帝特选其族径为嗣子,继承扎萨克郡王,这位嗣子便是一代名王僧格林沁,僧格林沁,因此也成了道光皇帝的外甥,后来的咸丰皇帝则与增格林沁是表兄弟关系。僧格林沁也长住京城,道光八年,裕郡王府相中了这位青年郡王,将格格出嫁给他,所以僧格林沁也是皇家额驸,他的岳父是康熙帝皇兄裕亲王福全的五世孙文和。喀喇沁部,是乾隆以后与清皇家联姻人数最多的部落。喀喇沁部在清代属卓索图盟,在今辽宁省西部的建昌、凌源及其西北一带。该部在康熙中期以前与清皇族通婚的人次并不多,自康熙三十一年康熙帝将其第五大端静公主遣嫁该部札萨克郡王札什之子噶尔藏后,通婚渐趋频繁。至乾隆朝,仅这一朝的60年间,满族皇家就嫁与该部41名宗女,跃居诸联姻蒙古部落之首。此后至清末、该部一直是与清皇家通婚的第一大部落。道光二十七年,道光帝还与该部右翼旗的札萨克郡王色伯克多尔济结成儿女亲家,命皇五子惇郡王奕宗娶色伯克多尔济之女为嫡福晋③。光绪十三年,清肃亲王府的格格善坤即肃亲王善耆的妹妹,又嫁给了色伯克多尔济的孙子贡桑诺尔布,贡桑诺尔布是光绪末年民国初年政治舞台上颇有影响的风云人物。西汶艺术网[
2 3 <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