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beat 2

出土的陶瓷专家实地考察古窑址发掘现场

在这个过程中,原始瓷窑址保护规划的编制是重中之重,要尽力保护好窑址的原貎及其完整性,减少一切对文物本体的干预和破坏,改善文物环境。“春节后,我们将邀请全国顶级文物专家和省文物专家对保护规划再进一步完善。”林永圣表示。

黏土特殊低温烧制成瓷

去年,永春县制定了《福建省永春苦寨坑考古遗址公园——规划纲要》,提出建设集考古科研、文化旅游、陶瓷游乐、生态观光、休闲度假等特色业态于一体的旅游目的地。“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正在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通过省文物局专家评审会。”永春县文体旅游局局长林永圣介绍说,今年将重点建设苦寨坑考古遗址公园,对原始瓷窑址作进一步的保护规划。同时,在这个区域继续开展调查发掘工作,并申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考古发现周边多处遗址

中国瓷器史前溯200多年

永春介福乡距离城关23公里,所在地矿产丰富,主要为瓷土。2014年考古工作队在介福首次成功发掘古窑址,2015年又发现一处古窑址。该古窑址的发现对闽南陶瓷烧制史具有重要意义,将福建陶瓷烧制史向前推了千年。

2017年4月,苦寨坑遗址获评2016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是中国考古界的“奥斯卡奖”。2017年5月,介福乡获评“中国陶瓷之乡”。去年9月,苦寨坑窑址又被列为第九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早在20世纪80年代,当地村民在苦寨坑山地种植芦柑的过程中,发现一些破碎的陶瓷片,被专家初步鉴定为商周时期的器物残片。这一信息引起各级文物部门的重视,省、市、县考古专家多次到现场进行调查,并确认一处古代窑炉遗迹。2008年至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相关信息第一次被录入国家文物数据库。

对于原始窑址的保护,永春当地不遗余力。2016年,介福乡有一家大型陶瓷企业扩建厂房,在苦寨坑原始瓷窑址周围的坑刀山上挖掘施工,意外发现了一些陶瓷碎片,企业马上停工并报县文物部门。这次对坑刀山进行的考古发掘,发现两处保存较好的6座窑炉遗迹。“窑炉状况保存良好,窑尾还有完整的烟囱,填补了苦寨坑窑址没有发现烟囱的空白。”永春县博物馆馆长曾汉祥说。为保护坑刀山古窑址,永春县马上引导这家陶瓷企业异地投建。

近日,来自故宫、上海、湖南博物院,河南、浙江、江西文物考古研究院,省、市、县考古专家实地考察了古窑址发掘现场。“这是商周时期一处非常重要的瓷窑址。”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王莉英在发掘现场认真查看坑深、坑形、土层,以及坑内出土的青瓷,初步认为,该古窑址属商晚期、西周早期时代。鉴于古窑址的重要性,专家组建议继续对周边进行系统调查,勘探,及时对古窑址进行保护,尽快启动古窑址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以全面、长久保护好这一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

作为华夏早期文明的见证,苦寨坑遗址的历史意义无需赘言。但如何保护好这一遗址,让古老的历史活在当下,是遗址挖掘后面临的问题。

188金宝搏beat 1

保护窑址,搬走企业

苦寨坑原始瓷窑址位于永春县介福乡紫美村,西北距辽田尖山原始瓷窑址约500米,东南距永春县介福乡约3公里,海拔高度674米。窑址所在山坡瓷土丰富,具备生产瓷器的物质条件。窑址于2014年10月被发现,2015年11月下旬至2016年1月中旬开始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235平方米,至今已发现9座窑炉遗迹。

23日,在紫美村由旧瓷厂厂房改造而成的陶瓷文创展示区里,三三两两的游客在参观古代制陶工艺流程。展厅另一边,孩子们在老师傅的指导下体验制作陶坯的乐趣。

考古发掘出土大量陶瓷器标本及一件石器,陶瓷器中绝大部分为原始瓷和窑具。原始瓷器形有尊、罐、豆、钵、纺轮等。器物均采用贴片法分段制作,再粘接而成,多呈灰色或黄白色,胎土大多较细,质地坚硬,也有一部分因火候低致胎质松软。釉多呈青灰、青绿色,部分略偏褐或泛黄。装饰上采用刻划、拍印、戳印、堆贴、镂空等手法,纹饰有弦纹、网格纹、条纹、戳点纹、鼓钉纹、几何纹、云雷纹、水波纹等,还有一系列的纹饰组合,如弦纹、戳点纹、几何纹组合;网格纹、弦纹组合等。

2015年1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泉州市博物馆组成考古队,对苦寨坑窑址进行再发掘,发掘总面积约350平方米,发现9座窑炉。2016年1月,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考古发现研讨会召开,来自国内各大博物馆和考古研究机构的专家形成初步意见,推断它是福建地区至今发现最早的、我国南方较早的原始青瓷窑址。当年8月,北京大学加速器质谱实验室对苦寨坑窑址出土的标本进行年代测定,结论是“距今3400至3700多年,即夏代中晚期、商代中期”。

188金宝搏beat 2

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羊泽林表示,苦寨坑遗址不仅烧造年代早且规模较大,说明该地区3500年前就形成了规模化的手工业生产区域。

根据相关报告,经过实验论证,介福陶瓷富含伊利石矿物,具有良好的塑性,可以单一用介福瓷土来制作陶瓷。介福乡这种材料被命名为“伊利石型低温陶瓷黏土”。也正是拥有这种黏土——成分相当均衡,不需添加其他材料,并只需低温烧制就可以成瓷,永春先民能够在生产力极为低下的商周时期就烧制出如此高水平的陶瓷。下一步,可以对介福瓷土做进一步研究,为国家节能减排作出贡献。
本报记者 许雅玲 周长锋 通讯员 康庆平 文/图

“考古工作者还在苦寨坑窑址周边约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发现了10余处规模较大的夏商时期的窑址群和聚落遗址。”泉州市博物馆馆长陈建中表示,窑址群的发现,为晋江流域及福建沿海地区各遗址中发现的大量原始青瓷和印纹陶确立了产地和年代,填补了福建夏商时期陶瓷手工业遗存的空白,为福建地区青铜时期的文化编年提供了可靠的材料。

经考古发掘,苦寨坑窑址的窑炉均为地穴式龙窑,由火膛和窑室两部分组成。已清理出的窑炉,一般长约3—4米,宽约1米。窑炉的火膛处左右壁有圆弧状和“凸”形两种,窑室平面呈长方形。从发掘情况看,几乎所有窑炉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晚期窑炉或人类生产活动的破坏,但大部分窑炉结构保存较好,可分火膛与窑室二部分。

此前,国内发现的年代最早的古窑址为浙江湖州瓢山窑址,其时代可追溯至夏晚期。苦寨坑窑址年代的确定,将中国烧制原始瓷的历史向前推进200多年,改写了中国瓷器史、文明史,成为中国陶瓷的发祥地之一。

昨日,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考古发现专家座谈会传来好消息:经专家初步认定,苦寨坑原始瓷窑址的发掘,填补了陶瓷考古史空白,为中国古代原始陶瓷研究提供宝贵的实物资料。

据介绍,苦寨坑窑址窑炉遗迹保存较好,出现火膛、窑室、出烟室结构,是典型的龙窑形态。同时,窑址出土了大量原始瓷标本,器形有尊、罐、豆、钵、纺轮等。专家认为,该遗址的发掘,对研究我国龙窑起源以及夏商时期的窑业技术有重要意义。

经国家文物局审批,福建省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泉州市博物馆组成考古队,在永春、德化文物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进行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于2015年底实施了苦寨坑原始瓷窑址的野外考古发掘。同时,对周边的山坡进行局部调查与勘探,新发现多处商周时期的遗址。

23日,永春县介福乡紫美村西南面一座被当地人称为“苦寨坑”的山坡上,七八名工人正忙着为一个龙窑遗址搭上保护棚。可别小看这处原始青瓷窑址,它是目前探明的全国最早的烧制原始瓷的窑址,曾名列2016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当地村民在苦寨坑种植芦柑时,发现了一些破碎的陶瓷片,当时鉴定为“商周时期”的残片。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永春苦寨坑窑址”第一次被录入国家文物数据库,登记年代仍为“商周时期”。

本月,经福建省文物局组织专家评审、核查和研究后,“永春苦寨坑考古遗址公园”获评省级第一批考古遗址公园。从考古发现迈向遗址公园,苦寨坑的“梦想”不仅仅是三千年文明的回眸。

长期日晒雨淋,不利于露天窑址的保护,在介福乡主导下,保护棚工程很快提上议事日程。据介绍,该工程主要以钢结构为框架,总建筑面积985平方米,其中廊亭建筑面积639平方米,并采用仿古建筑设计。截至目前,工程建设过半,预计还需投入200万元。据介福乡党委书记林文永介绍,乡里还为坑刀山古窑址搭建了简易保护棚,建设面积280多平方米,棚高2.83米,设立保护墙体,同时邀请省级专业团队制定保护方案,完善保护措施。为了保护这些遗址,介福乡已投入600多万元。

去年,为进行活态化的保护尝试,紫美村开始建设以古窑址保护开发为带动的陶瓷产业文化景观带,包括瓷源文化墙、海丝之舟、柴烧研究所、闽台大师工作室、龙窑景观带、夏商古窑址驿站、原始青瓷博物馆、陶瓷青创中心、现代陶瓷观光工厂等。景观带既美化了乡村工厂,又丰富了瓷乡底蕴,为游客了解原始制瓷工艺提供了科普平台。

“对苦寨坑的发掘仅仅是了解泉州原始瓷的开始,今后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开展。”陈建中表示,与古窑址相关的作坊区、生活区、墓葬区等都尚未发现,这有待于今后开展进一步的发掘。

申报全国重点文保单位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