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长先生说,部分考古专家坚定地的认为安阳大墓就是曹操墓,说认定考证是按“科学精神”进行的,有这样的依据,有那样的依据,可是不少公众就是不相信,不卖账,“牛不喝水强按头”。因为麒麟皮下露着马脚,然而,明明露着马脚,还硬要说是麒麟,这能让国人服气吗?

潘伟斌认为,有人质疑曹操墓墓志或印玺缺失,这是因为不了解墓志产生背景。曹操禁止立碑,严禁随葬玺印。曹植为其父写的《诔文》中有明确记载,如果出现了印玺,反而不可能是曹操墓。

   
刘心长肯定地说,唐际根先生讲的不符合历史事实,“曹操生前要求自己死后墓葬要‘因高为基,不封不树’,这一点可以确定,地面没有人工搞的封土也可以肯定。但位于邺西南30里的安阳西高穴二号墓有没有高大的封土呢?有!”

称曹操墓文物真实无疑,“伪造石牌模具”说法荒唐离谱

   
唐际根先生说,石牌称墓主人为“魏武王”,“鲁潜墓志”称西高穴二号墓为“魏武帝陵”,二者相加,证实西高穴二号墓的主人下葬时称“魏武王”,至少在后赵时已被尊为“魏武帝”。“魏武王”与“魏武帝”一字之差,使西高穴二号墓的墓主人与曹操之间产生“唯一对唯一”的排他性关联,因为中国历史上只有曹操先后享有“魏武王”和“魏武帝”称号。曹操死后由“魏王”而进谥“魏武王”,并以此谥号下葬。

安阳西高穴大墓中出土了三个头骨。刘心长将其视为否定曹操墓的重要证据,他说:“曹操墓应该只有一个头骨,最多也只能有曹操和与之‘合葬’的夫人卞氏两个头骨,不可能出现第三个人。”

◎安阳西高穴二号墓有没有高大封土问题

安阳大墓被认为是符合这一要求的,对此刘心长也提出了质疑,并引用中国考古学者常借鉴的元代纳新所着的《河朔访古记·魏郡部》内容,其中描述了一处大冢,与现在的安阳大墓位置一样,但元代时却有高大的封土。“大约清代以后,这个大冢逐渐被当地民众平掉了。所以,把明代以前曾有过高大封土的安阳西高穴大墓,认定为‘不封不树’的曹操墓是不符合历史实际情况的。”

   
据介绍,唐际根先生“认定”曹操墓提出很多依据,其中便有完全排他的“唯一对唯一”。但在刘心长先生看来,恰恰是唐际根先生最为过硬的“唯一对唯一”,存在“伪劣产品”的嫌疑。比如:

墓中出土三头骨不可能

   
在节目录制最后,唐际根先生总结道,人人皆可质疑曹操墓,但质疑前需要“做功课”,以免说“外行话”。

回应

    9月9日,某卫视在京搭台录制节目,就“真假曹操墓”这一话题,邀请“倒曹派”倪方六、“挺曹派”唐际根等代表人士参与论辩。本报记者在现场就河北曹操墓研究专家刘心长的三个疑问,代其向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唐际根先生请教。唐先生作了简要答复。但刘心长先生对其答复并不满意,并就疑问向记者进行详细表述,以期得到唐先生更为精准的答复。      

高大封土不符历史实际

   
赴京之前,本报记者就安阳“曹操墓”有关话题,征询刘心长先生的看法。他着重谈了3个质疑问题,分别是安阳西高穴二号墓有没有高大封土;关于画像石的“七女复仇”图;刻有“魏武王”铭文石牌之称谓等。并特别指出,“这3个疑问是考古专家回答不了的。”

刘心长建议,安阳西高穴大墓可以先称为汉魏大墓或者疑似曹操墓为宜,“公众对安阳大墓认定为曹操墓反映强烈,不是公众考古知识不足,没普及,而是考古专业人员对大墓出土文物研究不够,定性不准,这个认定环节上的缺陷直接影响到认定结论的可信性。国家应组织专业人员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个墓。出土文物是对墓主身份作出准确判认的依据,有关部门也应该尽快全部公布安阳大墓发掘出土的全部文物资料,以便研究者和公众作出客观的鉴评。”

   
就唐际根先生的观点,刘心长致电记者称,他对唐先生的回答并不满意,也未消除丁点疑问,或许唐先生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作答。

曹操生前要求自己死后墓葬要“因高为基,不封不树”,这已成为学界共识。

   
据刘心长考证,元代纳新在《河朔访古记·魏郡部》记载“魏武高平陵”时说:“在邺镇西南三十里,周围二百七十步,高一丈六尺。十二月,予登铜雀台,西望荒郊烟树,永宁寺僧指示余曰:此曹公之西陵也。”

据新华社电 针对河北人士闫沛东称“考古队从安阳县获得230多万经费”的说法,河南安阳曹操高陵考古领队潘伟斌昨日回应说:“我不知道闫沛东的数据是从哪儿来的,送给了谁,考古队从未接受过230万。”

就学者唐际根回答其相关疑问,刘心长发问:“你说的是‘外行话’还是‘内行话’?!”

关于画像石造假问题,潘伟斌说,出土的画像石残块数以万计,考古队已多次声明它是墓门和石椁上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画像石,它们不仅在盗洞周围出土,还大量出土于前后墓室内。这些画像石厚度达20厘米,和前室的南北侧室门宽度一致,专家推测是用来封闭侧室门的。因此,黏接用料使用了白石灰,当然保留有石灰痕迹。一些画像石被盗墓分子从门上撬下来,掩埋在扰土中,所以上面有黄色土痕,没有谁专门抹上去。

◎关于刻有“魏武王”铭文石牌是真是伪的问题

面对曹操墓真伪之争,刘心长认为解决之道在于互相尊重和沟通,相信广大公众和社会各界有对曹操墓真伪的认知力、辨识力和鉴别力。

    ■这几个疑问怎么解释?

潘伟斌指出,闫沛东说手上有河南考古队伪造石牌的部分模具,是十分荒唐离谱的。因为曹操墓中出土石牌都是青石质的,不是水泥或石膏等可塑材质,要造假也用不上模具。

   
“他在回答石牌‘魏武王’称谓时,缺乏必要的历史知识,对这个常识性的错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作答。”刘心长表示。

据新华社电 河南安阳西高穴大墓被确定为曹操墓后争议不断,着名曹操墓研究学者、河北省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座墓地有曹操墓的一些特征,但也存在着一些致命伤,目前暂且称之为“疑似曹操墓”可能更合适,也有利于正常学术的争辩。

   
刘心长考析后认为,石牌上的“魏武王”铭文存有重大问题,出于防盗墓考虑曹操墓不可能在石牌上铭刻标示“魏武王”字样,当时正式公文没有“魏武王”的称谓,“魏武王”3个铭文本身就存有常识性的错误,“魏武王”的称谓是历史文献的一个抄误。

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对曹操墓做文献和田野考察的刘心长认为,安阳大墓出土的刻有“魏武王”铭文的石牌是常识性错误。

   
在电视节目录制现场,记者代其提问。唐际根先生没有回避,并作了简要答复。大意是,“魏武王”称谓中的“魏”并非年号,而是“封地”,是有封地前提下的“武王”,故称“魏武王”;有关历史典籍具有高大封土的“大墓”不一定就是西高穴大墓,西高穴大墓符合曹操墓“不封不树”的特征;画面有“七女复仇”的画像石,曾在内蒙古等地发现过同样题材的壁画,曹操墓画像石也需进一步研究考证等。

“当时正式公文没有‘魏武王’的称谓,曹操被谥封的‘武王’,是汉朝的‘武王’,而不是汉封的魏国的‘武王’。如果真是在曹操墓中埋葬了标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那就表明曹操已经篡汉了。这件事不论是曹操临终遗命,还是埋葬曹操时曹操的夫人卞氏和儿子曹丕干的,都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都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魏武王’的称谓在曹魏两晋时期的历史文献中没有出现过,只是在南北朝及其以后的历史文献中才有记述。”刘心长说。

    
唐际根先生说,曹操生前要求自己死后墓葬“不封不树”,西高穴二号墓也满足了,因为该墓的确没有发现封土。曹操自己在《遗令》中明确要求“葬于邺之西冈”,而唐代以前的文献,对曹操葬在“邺西三十里”均无异词。

魏武王石牌犯常识错误

■“唐先生的作答未消除我的疑问”

考古队领队否认接受230万经费

潘伟斌重申,曹操墓出土约400件文物真实无疑,经得起历史检验。曹操墓共出土60余块石牌,另有1块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缴获石牌的形状、大小、刻字用语、书法特征与墓中出土石牌完全一样,反证了这个缴获石牌是从这座墓中被盗出的,不能因此否定其他石牌的真实性。

安阳曹操墓中出土的画像石被支持者描绘为古代“七女复仇”的故事。刘心长表示,这样题材内容的石刻画像出现在曹操墓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曹操生前曾下令严禁复仇,曹操墓中决不会出现与他反对复仇主张相悖的画像石。”

“复仇”石刻不符曹操主张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