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反曹派”焦点人物之一、声称握有“曹操墓”造假重要铁证的闫沛东,身份、学历以及名字都是假的。消息一出,立刻在网上引起热议。昨天下午,记者致电闫沛东,发现闫的手机已“不在服务区”,随后记者给他发去了短信,但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应。

最近,一直声称握有曹操墓造假铁证的闫沛东被指姓名和身份造假,有媒体称闫实际上就是曹操诞辰大典的筹备人刘万奎。偏偏在此时,一向乐意接受采访的闫沛东玩起了“躲猫猫”。昨天上午,刘万奎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呼自己被冤枉,他推测闫沛东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利益集团。

相对于闫沛东的沉默,同为“反曹派”的另一代表性人物——倪方六,倒是很爽快地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倪方六表示,对于网上关于闫沛东身份“造假”话题,他表示:第一,这是“挺曹派”有意搅局;第二,即便闫的身份、学历不实,并不影响他打“曹老虎”;第三,闫先生用其他名字从事公务活动很正常。

闫沛东:

“质疑闫沛东身份是转移视线”

压力太大,潜伏着呢

在昨日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倪方六说,“闫沛东的身份无论真假与否,这和他对‘曹操墓’的打假是没有直接联系的。即使闫沛东的身份就是假的,但只要他提供的‘曹操墓’造假的相关证据是真实的,有效的,我就一直支持他。他用笔名来从事一些社会活动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河南方面现在这样做,目的是很明显的,就是想借此来转移公众的视线,转移大家的注意,说白了,就是一个‘围魏救赵’的计策。

在曹操墓真假之争中,闫沛东无疑是吸引眼球最多的人。他一直声称掌握曹操墓造假的铁证,但一直不愿出手,只是在前段时间向《山东商报》记者出示了一份证明。

“观点和证据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这份证明随即也被河南方面认为是造假。闫沛东并未就此放手,他随后又声称自己手上还掌握18条铁证。时至今日,这些铁证依然没有公布。

倪方六说,他和闫沛东是在今年1月份左右认识的,当时河北的一家媒体报道了对闫沛东的采访。随后,他就找到了那家媒体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从而要到了闫沛东的电话。“在8月26日,也就是在苏州三国文化全国论坛刚结束没几天的时候,我从南京赶到了河北的邯郸,在一家宾馆里和闫沛东见过一次面,并与他一起接受了一家中央媒体的采访,当时我和闫沛东聊了很多,感觉他手上确实是掌握了不少‘曹操墓’造假的证据,我个人对闫沛东的看法是,觉得他为人是没有问题的。

最近一段时间,一向乐意接受各路记者采访的闫沛东玩起了“躲猫猫”。截至昨天,记者已经数次拨打他的电话号码,但一直联系不上闫沛东本人。

后来到了9月5日,成都有家媒体刊出报道开始质疑闫沛东的身份时,倪方六在博客里力挺闫沛东,他说“打假派人士都相信你闫沛东,我们都在挺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而是因为你的观点和证据,‘挺曹派’的刘庆柱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呢,身份货真价实,但我们打假派照样为他的行为感到遗憾”。

闫沛东似乎没完全消失,最近他一直在玩微博。9月15日,他在微博中称:其实我正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和心灵折磨,默默潜伏在河南安阳附近莱园小镇上,策划参加安阳殷商文化节彻底终结曹操墓!

倪方六说:“我认为,闫先生公开的身份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中的证据是不是真的,有效的。

刘万奎:

“职能部门不能再没反应了”

别冤枉我,闫非一人

如果闫沛东提供的证据也是假的呢?对于记者的这个疑问,倪方六说,他们对曹操墓的打假实质是“学术打假”,也就是从学术上论证所谓安阳曹操墓的造假性,“在苏州论坛上,我们有几十位各学科的专家,分别都从各自的研究领域,对曹操墓造假进行了学术论证,在这里面,随便拿出来哪一个专家的论文,‘挺曹派’都没办法从学术层面上驳倒。

闫沛东潜伏的这段时间,有媒体记者辗转多地,调查闫沛东的身份,指出其名字和职务都是假的。

“对于闫先生出示证据的真伪,需要司法部门来鉴定。而且,曹操墓真假之争,在学术层面上是永远扯不清的。没有职能部门和司法机关的介入,这个‘造假疑案’,可能永远在雾里。
”倪方六说,下一步他和部分学者将努力争取让司法机关介入,以便尽快解决这一纷争,他个人希望司法部门能尽快介入调查,“有关职能部门,也不能再没有反应了,否则,我们‘打假派’将告你们不作为!

近日,有河南媒体爆料称,闫沛东实际上是承办曹操诞辰大典的万奎创意传媒文化机构负责人刘万奎,理由是:闫沛东此前对外公开的身份是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中心主任,而刘万奎此前曾以北京龙腾中天演艺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出现过。

网友评论

对此,昨天上午在接受记者当面采访时,刘万奎表示很无辜,他表示自己曾经为策划成龙在河南的一场活动,和北京龙腾中天公司差点合作,最后合作没有成功,而自己根本不是北京龙腾中天演艺公司总经理。

闫沛东,如果确实以严谨学风还原真相,如果从自身安全角度考虑,则假借他人姓名情有可原。如果以炒作混乱学术,则大不敬也。希望此人早日现身。
□待诏老翰林

“一个人如果为了正义和学术,应该要勇敢站出来。倪方六就站出来了,但闫沛东至今没有站出来,连名字都造假。”刘万奎说,他推测闫沛东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影子,是一个利益集团”。至于是什么样的利益集团,刘万奎表示自己不好说。

不管真相究竟如何,“闫沛东”是假也根本无法证明“曹操墓”为真。借用“闫沛东”马甲的行为,更像是一种自我保护。
“曹操墓”自发掘以来,质疑其造假的,绝非“闫沛东”一人,而是涵盖了考古、书法、金石、文字等各界别的专家和学者。
□搜狐文化

刘万奎还说,闫沛东加剧了曹操墓真假之争,并最终给他准备举办的曹操诞辰大典造成了影响。他建议,那些认为自己被闫沛东诽谤的人,应立即向司法部门起诉,尽快结束这场无休止的纷争。

河南电视台调查发现,“闫沛东”自称毕业于邢台师院油画系,可记者找到了邢台师院毕业的那个唯一的闫沛东,根本就不是微博照片上的那个人。那个“闫沛东”目的何在?
□盛氏微言

倪方六:

有人调查发现,这位倒曹派学者的姓名和照片都涉嫌造假。在闫沛东所说的老家河北邢台威县,村民告诉记者,闫沛东今年40岁,他上到小学五年级就失学在家了——真假难辨,期盼司法早日介入调查!□玉风的微博

不是挺闫,挺他打假

“闫沛东怎么不是人呢?我上个月还见过他。”昨天,反“曹派”代表人士、苏州三国论坛的组织者倪方六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月16日,他赶赴河北8邯郸和闫沛东见了面,“他40多岁,胖胖的,戴眼镜。”

188金宝搏beat,倪方六说,他相信闫沛东是个专心打假的人,背后也不会有什么利益集团,“我相信我的直觉,他是个正直的人。”

对于闫沛东的姓名和身份造假一事,倪方六表示自己不清楚,但他同时表示,就算闫沛东的名字和身份都是假的,这也不影响他打假,“这是两回事,只要他最终证明了曹操墓是假的,名字造假又怎么样?”

不过,倪方六也说,他现在也联系不到闫沛东,他希望闫沛东能尽快将那些铁证公布出来。倪方六还特别强调:我不是挺闫沛东这个人,我是挺他的打假行为。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