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上半叶,有一位活跃在欧洲外交舞台上的风云人物,他就是任奥地利外交大臣和首相之职的梅特涅。在他任职长达40年的时间里,梅特涅凭借自已敏锐的判断力和出众的外交才干,以多变的外交手段,巧妙地周旋于大国之间,纵横捭阖,左右折冲,竭力维持欧洲的“实力均衡”,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奥地利的安全利益。

梅特涅:奥地利首相,历史上著名外交家,奉行均势外交,主导了维也纳会议,造就了欧洲一百年的和平。

(这也是英国一贯奉行的外交政策,被称为“离岸平衡手”)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有通过联姻扩大领土的传统,但因民族、宗教冲突众多,整个国家缺乏向心力,被称为“布娃娃帝国主义”。

法国大革命处死路易十六后,奥地利一直把法国视为自己的死敌,在欧洲范围内领导了五次反法同盟战争:

第一次,拿破仑胜

第二次,拿破仑带领军队从埃及翻越阿尔卑斯山返回巴黎,发动雾月政变,黄袍加身成为皇帝。

第三次,因拿破仑要对意大利称帝,奥地利皇帝联合俄国沙皇与拿破仑会战,史称“三皇会战”,拿破仑胜利后,取消了神圣罗马帝国帝号。

第四次,拿破仑胜

第五次,又是奥地利领头,此时拿破仑正在西班牙平叛,立即班师回朝,大败奥地利


第五次反法战争后,奥地利的国际地位跌到谷底。梅特涅回到奥地利,任外交大臣,他制定了两个计划:1.让拿破仑认为奥地利不会再对其构成威胁;2.暗中削弱法国实力。为此,做了三件事:1.说服奥地利的玛丽公主嫁给拿破仑,进行政治联姻;2.怂恿拿破仑攻打俄国,还保证出兵3万,意图把拿破仑拖入战争泥沼;3.对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保证,战争时“对俄国最少进军,对法国最少支持,对俄国最少破坏”

拿破仑在俄国的冰天雪地中大败而归,之后被流放厄尔巴岛。

梅特涅在维也纳举行了9个月的维也纳会议(其间三个月,拿破仑逃回法国建立百日王朝,会议中止),“大会从未开始,但舞会从未结束”;梅特涅像一只蝴蝶一样翩跹于各国领导人和大使之间,调和它们的关系,制衡各国的力量,以一己之力不但保证了奥地利的安全,还保证了欧洲100多年的和平,开创了欧洲的“梅特涅时代”,他自己被称为“欧洲马车夫”。


在战略上寻求平衡之间的转化比战术上的一味求赢更高明。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采取的策略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就是一种典型的战略思维。一方面“搁置争议”不与菲律宾发生直接的主权冲突,从而避免美国等国际社会的介入;令一方面“共同开发”,在南海填造许多大型岛屿,这是我国“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然而菲律宾并没有这样的实力,就这样在一点一点维护、扩大着我国在南海的利益。

1809年他担任奥地利外交大臣的时候,拿破仑刚刚粉碎了第五次反法联盟。作为这次反法联盟主要成员国的奥地利成为战败国,被迫与法国签订了《维也纳和约》,割让大片领土,丧失了350万人口,赔款8500万法郎。奥地利的实力再次被削弱,甚至于有亡国的危险。

在这危难之际,梅特涅开始施展他的“均势外交”,一方面釆取奥地利的传统外交策略
——以皇室联姻的办法来调和与别国的关系,亲自掇合了奥地利公主玛丽亚路易丝与拿破仑的婚姻,从而缓和了国家的危急局势;另一方面,他又暗中与东方大国——沙俄联系,力图借重沙俄的力量求得欧洲的实力均衡,减轻法国对奥地利的压力。法俄两国虽曾一度修好
,共同结盟反对英国,但梅特涅看到沙俄政府对法国的“大陆封锁”政策极为不满,因为这严重影响它向英国出售农产品。沙俄带头同英国恢复贸易往来,打破了拿破仑的大陆封锁体
系,法俄两国关系趋于恶化。此外,在拿破仑与奥地利公主玛丽亚路易丝联姻之前,曾向俄国公主安娜女大公求婚,但遭到俄国皇后的拒绝,拿破仑对此也怀恨在心。法俄关系的微妙变化,梅特涅全都看在眼里。他看到时机己到,便采取两而手法进一步促使法俄争斗。一方面佯称积极支持法国,派出3万多奥地利军队;一方而又向俄国秘密保证“给法国尽可能少的支持,向俄国作尽可能少的进军,并要尽可能造成最少的伤害。’’这样,奥地利向两而讨好避免了来自法、俄双方的侵害。1812年春天,拿破仑率60万大军远征俄国失败,法国被大大削弱了。

19世纪上半叶,有一位活跃在欧洲外交舞台上的风云人物,他就是任奥地利外交大臣和首相之职的梅特涅。在他任职长达40年的时间里,梅特涅凭借自已敏锐的判断力和出众的外交才干,以多变的外交手段,巧妙地周旋于大国之间,纵横捭阖,左右折冲,竭力维持欧洲的“实力均衡”,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奥地利的安全利益。

1809年他担任奥地利外交大臣的时候,拿破仑刚刚粉碎了第五次反法联盟。作为这次反法联盟主要成员国的奥地利成为战败国,被迫与法国签订了《维也纳和约》,割让大片领土,丧失了350万人口,赔款8500万法郎。奥地利的实力再次被削弱,甚至于有亡国的危险。

在这危难之际,梅特涅开始施展他的“均势外交”,一方面釆取奥地利的传统外交策略
——以皇室联姻的办法来调和与别国的关系,亲自掇合了奥地利公主玛丽亚路易丝与拿破仑的婚姻,从而缓和了国家的危急局势;另一方面,他又暗中与东方大国——沙俄联系,力图借重沙俄的力量求得欧洲的实力均衡,减轻法国对奥地利的压力。法俄两国虽曾一度修好
,共同结盟反对英国,但梅特涅看到沙俄政府对法国的“大陆封锁”政策极为不满,因为这严重影响它向英国出售农产品。沙俄带头同英国恢复贸易往来,打破了拿破仑的大陆封锁体
系,法俄两国关系趋于恶化。此外,在拿破仑与奥地利公主玛丽亚路易丝联姻之前,曾向俄国公主安娜女大公求婚,但遭到俄国皇后的拒绝,拿破仑对此也怀恨在心。法俄关系的微妙变化,梅特涅全都看在眼里。他看到时机己到,便采取两而手法进一步促使法俄争斗。一方面佯称积极支持法国,派出3万多奥地利军队;一方而又向俄国秘密保证“给法国尽可能少的支持,向俄国作尽可能少的进军,并要尽可能造成最少的伤害。’’这样,奥地利向两而讨好避免了来自法、俄双方的侵害。1812年春天,拿破仑率60万大军远征俄国失败,法国被大大削弱了。在利用俄国削弱了法国以后,梅特涅又试图维持新的国际力量“平衡”。当英、俄拉拢奥地利加入第六次反法联盟时,梅特涅认为不能再削弱法国了,因为再削弱法国将会破坏大陆的实力均衡,并为俄国建立霸权开路。他认为法国的实力必须保持在既能够抗衡俄国又不致于对奥地利形成太大威胁的限度内。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而又不得罪英国与俄国,梅特涅诡称中立,并与反法联盟各国达成一项幕后交易:由他充当法国和反法联盟之间的调停者,争取达成妥协;如果调停失败,奥地利就加入联盟,参加反对法国的战争。1813年6月22曰日,梅特涅亲自到巴黎的马科利尼宫,提出宽厚的条件,极力劝说拿破仑妥协。但拿破仑过于自信,不肯接受并不苛刻的条件,调停归于失败。于是奥地利又加入了反法联盟,即使这样
,梅特涅仍不打箅削弱法国,所以在一系列的军事行动中,奥地利并没有做出重大贡献。而梅特涅却凭其外交手腕,总揽了反法联盟各国部队的外交管理权,并为奥地利将军争取了一个反法联军司令的头衔,增强了奥地利的地位。

法国战败以后,欧洲的形势起了变化。俄国和普鲁士的力量膨胀起来,他们分别对波兰和萨克森提出了领土要求,从而对奥地利产生了直接的威胁。梅特涅看到,英国对俄国兼并波兰的野心十分警惕,而法国也在指控俄、普对波兰和萨克森的觊觎。于是梅特涅抓住时机立即拉拢英、法于1815年1月订立了三国秘密同盟。由于英、奥、法一致反对俄国和普鲁士
,俄国、普鲁士的野心不得不收敛起来。梅特涅这次成功地借用了英、法的力量,使之与俄
、普对峙,求得了实力均衡。

然而联合英、法对抗普、俄也只是梅特涅的权宜之计。1815年9月,当梅特涅看到欧洲人民反对封建君主专制和民族压迫的革命风暴日益猛烈,又毫不犹豫地联合普、俄共同扑灭革命烈火。俄、普、奥在巴黎建立起“神圣同盟”,维护以基督教教义为幌子的旧秩序。在同盟内部也有矛盾和危险,这就是俄国势力太大,奥、普只不过是俄国的小伙伴,梅特涅不廿心屈从于沙俄。为了削弱沙俄,他再次积极拉拢英国,拚凑了俄、英、奥、普四国同盟
,实现了同盟内部的实力均衡。事后不久,梅特涅又把另一支抗俄的力量——法国拉入四国
同盟,成为五国同盟。此后,欧洲的大国之间出现了一种均势的局面。当时国力并不十分强大的奥地利,在梅特涅均势外交的影响下,一时竞成为欧洲国际社会的外交中心,国际地位得到很大提高,1809年还是一个战败国,到1815年已跻身于欧洲强国之列。

梅特涅均势外交的成功之处在于他能敏锐地抓住了各主要国家之间的矛盾,并且成功地利用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使它们相互牵制,使任何一国都无法成为主宰一切的霸权国家。这里的关键是正确地判断形势,把握各国力量的消长,永远站在势力较弱的一边,抑制强国力量的发展,从而保证自身的独立与安全不受威胁。梅特涅的均势外交受到后世学者和政治家的极大重视.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