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beat,几天之后,当被连夜赶制出来的四座“攻城塔”缓缓向城墙移动时,叙拉古守兵发射了密集的石块,但这些石块打到塔上后都纷纷弹落到地上,弩弓和利箭也同样无济于事,塔上的射手居高临下对城墙上的守兵射出箭来,守兵们只好隐蔽在掩体内监视罗马兵,不让他们架梯登城。这时,从塔下层伸出长长的圆锤,猛烈地撞击着石砌的城墙,连大地都震动了。
城上的守兵焦急万分但又无可奈何。

罗马的海上进攻也同样连连受挫。罗马战船驶近叙拉古外海时,叙拉古的船只早己逃散了,罗马人完全控制了海口,海军统帅克劳狄乌斯一面派人向陆军报告,一面急匆匆地指挥战船全部驶入叙拉古港湾,并用船上的抛石器向城内射击,战船没有受到回击,城墙上边毫无动静,于是罗马战船放大胆子逼近了码头。

古希腊叙拉古王国与罗马帝国的交战中,聪明的阿基米德使用杠杆原理制造的兵器打败了罗马马赛拉斯的进攻,而罗马将领马赛拉斯作战一天,损兵折将,正在帐内闷坐,这时进来一人献策说,三天之内能使阿基米德束手就擒。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员副将。那人说:“将军,你怎么忘了,我们也有厉害的武器啊,这时不用,还待何时?”原来罗马人常年征战,攻城掠地,也发明了一些专门武器。不过他们还不能像阿基米德那样巧用科学,以智取胜,而是专靠役使大量的奴隶,以力取胜。现在这位副将说有厉害的武器,是指专门用来攻城的“攻城塔”,就是立一座十分高大的木塔,下面装着轮子,攻城时推至城墙边,兵士从塔顶用弓箭封锁对方的城头,然后架上云梯强攻。马赛拉斯经部下这么一讲,才从沮丧中醒来,连忙召集会议,研究新的攻城方案。他又特别派人向海军统帅克劳狄乌斯送信,约定联合行动,务求一举攻下叙拉古。会议结束时,马赛拉斯特意宣布了一条军令:“抓住阿基米德者有重赏,但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不得有任何伤害。”
第二天,战场上一片寂静,双方相安不动,各自秣马厉兵,期以死战。第三天早晨,从罗马军营里出来一座木楼房,缓缓地向叙拉古城靠近。那正是攻城塔,前有数百人拉着,后面又有许多人推着,渐渐逼近了护城河。这时叙拉古城中又飞出了大大小小的石块,但是,这些石块碰到攻城塔上裹着的几层厚厚的牛皮,嘭嘭有声,却又软软地落地。攻城塔很快接近了城墙,固定好塔脚,塔顶上排好射手,塔下的攻城槌,开始咚咚地捣城墙了。这下叙拉古城内一片惊慌。男子差不多都上了城头,到处是一片嘶喊,刀光剑影。这时,马赛拉斯骑着一匹带铁甲的马亲自督阵,脸上显出得意的神情:“啊,阿基米德,你这个老头子,看你今天不败在我的手下?”
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正当城北罗马陆军架起攻城塔强攻硬上的时候,城南远处的海面上,克劳狄乌斯率领海军舰船,黑压压的一片,乘风破浪向城边压来。这时守城的士兵大都上了北城墙,南门上只有几个老兵放哨,见此情景就敲起钟来,并飞快地来向阿基米德告急。阿基米德正在大营里与将军们商量守城之策,接此报告,向人们吩咐了几句,便只身来到南城门楼上。他眯起那双已经挂上白眉毛的慧眼,向海面上凝视了片刻,又抬头望望天空,只见万里无云,骄阳喷火,便说道:“事情紧急,现在赶快叫全城所有的妇女带上自己的梳妆镜,到南门外集合!”
一些士兵飞快进城传令去了,阿基米德守候在海边。他站在高高的礁石上,凝望着蓝天碧海。他虽然裹着一身铁甲,但是难免又闪过一缕学者的情思。多么美丽的地中海啊,水天一色浩浩茫茫,清风徐来,鸥鹭点点。这个知识之海,和平之海,她那长长的海岸从希腊半岛到尼罗河口,产生了多少科学巨人:泰勒斯、毕达哥拉斯、欧几里得、亚里士多德;她那深深的碧波,从西西里岛到塞浦路斯,融会了多少东西方的文明:中国的丝绸,印度的象牙,埃及的纸草,希腊的工艺品。可是今天这和平之海上却燃起了火,飘起了血。他又极目远眺,仿佛看到了亚历山大港外的那座塑有海神波赛依顿大雕像的巨大灯塔,仿佛看见了塔顶那团炽燃着的火,火后边那面特别大的凹面铜镜。那团火正好处在凹面镜的焦点上,也就是说在镜面弧半径的中点上,于是那光射到镜面上,又都成平行光束集中反射出去,极强极亮。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座划破黑暗,给远航者指路的灯塔,不会忘记他第一次横渡地中海去亚里山大里亚求学,还未见海岸就先见到那团智慧之火的情景。他想起了在那里学习的时候,正当青春年华,朝气蓬勃,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他已经是70岁的老人,还肩负着卫国的重任。他暗暗乞求海神波赛依顿保佑,今天也让我们用那团智慧之火把侵略者埋葬在地中海吧。
这时,罗马人的舰队已渐渐地逼近了叙拉古。克劳狄乌斯站在指挥船上,腰佩长剑,头戴铁盔。为了防备叙拉古城上那木头架子怪物再伸出魔爪,他命令将每八艘战舰锁在一起,连成一个巨大的海上战台,给士兵们配备了特制的大斧,准备砍断木架上伸出的魔手,然后就可以架着云梯登城。可是当他们的战舰接近叙拉古的时候,却看到城头上并没有那个怪物架子,也没有弯弓持枪的守兵,却看到城门大开着!这时城里走出三五成群的妇女穿着长长的白衣裙,飘飘然地走向海滩,有的爬上礁石,有的靠近水边,妇女群中还夹着少数老人、孩子——这是干什么呢?阿基米德这个怪老头子,又在玩什么诡计。克劳狄乌斯不觉犯了寻思,他忙令水手停桨,手搭冰棚仔细观察一番。不错,都是些妇女、老弱。对,一定是北面攻打得紧,城将失守,他们出城投降来了。想到这里克劳狄乌斯高兴起来,他好像看见了妇女们焦愁的面容,听到了她们乞怜求饶的柔语娇声。他哈哈大笑起来。传令水手们用快速前进,好抢头功。这时,分散在海边排成一个弧形的妇女们,每人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镜子,如火的阳光照射镜面,立即反射出一束束强烈的光芒。克劳狄乌斯看着,以为那是一种别致的欢迎仪式,更加欣喜若狂。可是不一会儿,这些光束渐渐集中到船上,对准了桅杆,盯在那高大的白帆上。船随着海浪在起伏颠簸,光束随船帆上下移动,但却像吸住一样,总不离开那面布帆。这时满船将士才不安起来,莫非阿基米德又想出了什么怪点子。一会儿有人喊,船帆有点发黑了,有人又喊,闻到焦糊味了。话还没话完,那桅杆上的白色篷帆腾地变做一团烈火燃烧了起来。接着那浸了油的帆绳、木头桅杆都劈劈啪啪地着了火,火苗四散,继而浓烟大火,弥漫了整个船台。那些八只战舰拼起来的超级战台,因为互相连锁着,哪一个也不能逃脱。水手们心里一慌,桨法错乱,船台在波峰浪谷间只是滴溜溜地打转。不一会儿,其他的船台上也起了大火,可怜克劳锹乌斯辛苦经营的舰队,都化作了焦糊的木板漂散在地中海上,他自己幸得几只没有上锁的战舰搭救,率领残军仓惶驶向那浩渺的烟波里,逃命去了。
原来这阿基米德真是靠海神波赛依顿帮的忙。那灯塔是将火光平行反射出去,他现在是利用光线的可逆原理,将那平行的太阳光聚集起来。似火骄阳放射出的无数光束经这群娘子军手中的镜子一集中,其热度不亚于一团大火。骄傲而又对光学无知的克劳狄乌斯怎么会知道阿基米德指挥这群妇女将他置于这面大镜的焦点上呢?亏得他侥幸,不然这火将他烤熟也是毫不费力的。这样说来读者也许不信,但后人对此确曾作过验证。1747年,法国科学家布韦用360面边长15厘米的正方形镜拼成了一个大凹面镜,将阳光聚起来烧着了70米外的木柴堆,烧熔了30米外的铝和18米外的银。到20世纪70年代,在阿基米德的故乡西西里岛的阿拉诺镇,在这个当年曾经用镜子火烧战船的地方,欧洲九个国家决定联合建造一座太阳能电站。工程技术负责人说,这项工程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当年阿基米德指挥妇女们打败敌舰的原理。

马赛拉斯没想到野战中不堪一击的叙拉古军队,竞会有如此厉害的守城武器。他又气又急,下令处决了许多逃兵,接着就开始了第二次攻城。第二次的进攻也是同样下场,军队冲到城边,就又被密集的大石块砸回了头,长箭追上了逃在后而的士兵,马赛拉斯看到这些奇怪的武器,怎么也不明白,叙拉古人用什么办法才能投射这么大的石块和长长的利箭。

马赛拉斯看用云梯攻城不能奏效,就命令工匠建造“攻城塔”,这是一种用木料制造的塔楼,比城墙还高,塔底安装了轮子,用马、牛和人力将其拉到城墙前,塔上的士兵可以居高临下用箭射击城墙上的守兵,在塔下而还装着“破城锤”,躲在塔内的士兵用锤猛烈撞击城墙,一般的城墙都会在破城锤日夜连续的撞击下倒塌掉,“攻城塔”的四周都蒙着涂了油
的牛皮,普通刀枪弓箭根本刺射不进去,这是罗马人攻城最有威力的绝招。

原来,罗马的陆军在西西里登陆后,很快遇到了叙拉古军队的拦截,久经沙场的罗马步兵轻而易举地击败了叙拉古军队,把其防线冲得七零八落。叙拉古人纷纷逃到城里,紧闭城门,固守不战。罗马军队把叙拉古城团团围住,只等海军在海面上完成封锁就开始攻城。

几天后,海军的信使飞驰而来,报告了海口已被完全控制的消息,马赛拉斯立即下令
,发动攻城之战。步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在急促的战鼓声中,冲向叙拉古的城墙,在离城墙还有一箭远的地方,军队突然站定,只听一声号响,从队伍两侧,冲出一队队的云梯手
,直扑城墙。

就在这时,静静的城墙上突然飞出许多巨大的石块,雨点般地砸在密集的罗马军队的方阵里,罗马步兵举起盾牌掩挡,但丝毫不起作用,在阵阵惨叫声中,罗马士兵似乎忘记了临阵逃跑的严厉惩罚,掉过头纷纷逃回,这时城墙上又飞来特别长的利箭,追上了逃散的罗马士兵,刺入了他们没有防护的后背,第一次攻城告败。

情况被迅速地报告给了摄政院,摄政院的元老们急忙把阿基米德请来商量对策,阿基米德手持大盾,登城观察了一阵,然后下令急速制造了一种特制的大箭,在箭杆上绕着浸满油的绳子,点燃后,架在发射器上,这种发射器就是前面所说的大弩弓,射力特别足。在罗马人的“破城锤”撞了不到两天后,城墙上射出了
一批批这种带火的大箭,包裹“攻城塔”的浸过油的牛皮被这种火箭穿透之后,很快燃烧起来,木头造成的塔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堆焦炭
。马赛拉斯从此打消了从陆上进攻叙利亚的念头,把突击改为长期围困。

罗马的军队在当时以强大善战着称于世,可无论是陆军还是海军,都对小小的叙拉古王国的有效抵抗束手无策。

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上的许多城邦,乘罗马军失败之机,相继摆脱了罗马人的控制。
这时候,西西里岛上最大城邦国家叙拉古的国王希罗二世已经死了,王位传给了他的15岁的孙子希耶洛尼斯,另外成立了一个摄政院,帮助小国王统治国家。摄政院里的元老大多数都受过罗马暴政的压迫,也都主张趁这个机会摆脱罗马控制,争取独立。于是在公元前215年宣布与罗马决裂,同时与迦太基人取得联系。

古希腊伟大的科学家阿基米德生活在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为争夺地中海的霸权。新兴的罗马与强大的迦太基进行了长期的战争。处在夹缝之中的西西里岛自然就成了两强争夺的对像。开始罗马人打败了迦太基,取得了西西里岛的控制权,但迦太基人不廿心失败,在公元前218年又发动了复仇的战争。历史上把这次战争叫做“第二次布匿战争”。迦太基军队在名将汉尼拔的统帅下,从西班牙出发,经过现在的法国,越过阿尔卑斯山,突然出现在意大利北部,数次打败罗马军队。

看到这可怕的情景,没有被击沉的船掉头就跑,克劳狄乌斯一面从残破的旗舰向别的战船上转移,一面急忙下令撤退。他心里很明白,从海上进攻叙拉古是不可能了。

无论是古代战争还是现代战争,武器无疑是关系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决定因素,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呕心沥血,研制各种新式武器,而这些武器的发明和应用无一不是人类智慧的突出表现,中国古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叙拉古保卫战的初期胜利,就是这句古语的鲜明印证。

原来这是阿基米德发明的抛石机和大弩弓,阿基米德早就料到罗马不会听任叙拉古倒向迦太基,必会兴兵来犯,于是他说服了摄政院,进行各种准备以迎强敌,但叙拉古小国寡民
,单靠人力显然不足以与罗马抗衡。阿基米德就发明制造了这些守城武器,并恃仗叙拉古城的有利地形,同罗马军对垒。

突然,从城内飞出了一块像房子般大的石块,准确地落在最前而的一艘船上,把船砸了个稀烂,水手们全都送了命。其它的船还来不及逃跑,城上又飞出了第二块、第三块大石头
,接连砸沉了两条战船,克劳狄乌斯急忙指挥船只退到射程之外。

第二天,克劳狄乌斯重新组织了新的进攻,战船两舷的上百支长桨,整齐有力地划动着
,几十艘战船像一群巨大的怪鸟,飞快向叙拉古城扑来。突然,建在峭壁上的城墙上出现了无数而镜子,集中地把太阳光反射到克劳狄乌斯旗舰的船帆上,霎那间,船帆着起火来,被烧掉了帆的旗舰速度一下子放慢,被强光照射的水手都弃桨寻求蔽身之处,船开始在海而上打转。这时旗舰的上空,一块接一块的巨大石块以惊人的速度,带着呼啸声掠过,砸在罗马的战船上,这些从叙拉古城墙上发射的巨石连连击沉罗马船。有几艘灵活的单层桨船,避开了致命的石头,迅速向城墙外的码头上靠拢过去,想在飞射巨石的死角内暂时躲避。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城墙伸出了一个长长的悬臂到海边,放下许多用铁链拴着的巨大铁爪和铁钩
,钩住了快要靠岸的罗马战船,然后铁爪慢慢上升,船被铁爪抓住半边船舷,整个儿地倾斜
了,最后被掀翻倒扣在海里。

罗马人看到自已以前的属地纷纷叛变,十分着急,当从失败中恢复过来后,就决定对叛变的城市进行惩罚。叙拉古是其中最大的城邦,罗马人准备重点对叙拉古进行报复,如果叙拉古投降,其他小城邦就会自动归顺,以后也就不敢朝三暮四了。于是罗马元老院命令执政官马赛拉斯统帅四个军团的陆军,克劳乌斯率领40艘战船分头向叙拉古进攻。

就这样,势孤力中的叙拉古守军使用阿基米德发明的种种新式武器从陆上和海上成功地遏止住了罗马军队的汹涌攻势,直到3年之后,经过长期的围困,守军弹尽粮绝,叙拉古城才陷入敌手。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