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beat 1

《三国演义》

而郑州老师认为,如果四大名著内容算很黄很暴力的话,那么基本上可以让孩子放弃电视和网络了,因为里面的内容更是少儿不宜。至于语言,现在各种版本的四大名著基本可以让孩子通顺的阅读,而且略高于自己阅读水平的书才能让孩子进步不是吗?难道让他们一直看连环画吗?

188金宝搏beat 1

所以,我们可否不纠结于四大名著的兴废问题,而是更关注于孩子本身阅读习惯的养成,当然,同时也更要加强老师和家长们自己的文化修养。因为我相信,一个好家长,一个好老师,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一定抵得过整套四大名著。

四大名著,国人已经司空见惯,然而经典之作,无论怎样都是经典。来看看倒着写的四大名著会是怎样的。

至于郑州老师说的,读四大名著也可以了解中华文化,了解中国历史,我倒是觉得这个也不是让孩子阅读四大名著最重要的目的。还是那一句“让孩子真正喜欢上阅读”,这才是推荐孩子读书的目的。

西晋惠帝智商低下,昏庸无能,国家一分为三,三家诸侯分割晋国。刘备占蜀中,讨伐荆州时死了军师,占据荆襄和曹操孙权对抗时,诸葛亮归隐南阳,接着被虐的东流西窜,先后奔逃豫州、徐州、右北平等地,一生颠沛流离,最后身边只剩下了两员大将关羽张飞,他们在哪个桃花盛开的季节里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

所以,在孩子们不说是对中国古代名著而是对任何名著都敬而远之的时代,实在不该对孩子们已经岌岌可危的名著阅读习惯再横加阻拦。否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名著阅读习惯丧失,将来就是大力推荐四大名著,长大后的孩子们也不会去阅读。

前几天看到看到北大有位学者发文,表示不应该推荐孩子读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不过后来又有一位郑州高中老师也发文,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支持孩子们读四大名著。

我们现在读的一点四大名著,也只是课本中节选的片段和自己零碎的阅读罢了,而情节基本靠电视剧了。如果学校和家长再不推荐阅读四大名著,或许现在的孩子,甚至是长大成人以后,恐怕都一直不会去碰那厚重的书本了。

两家争论的焦点其实就是四大名著适不适合孩子读。

其实,两位老师都说的对,平心而论,如果你去读了原版的四大名著,内容文字确实稍微有点少儿不宜,也别说孩子,成年人也未必能全部理解。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点与现在的作品相比已经不算问题的小瑕疵,而丢掉整个古代思想文化的结晶。

作为一个还没有集齐四大名著就长大了的90后,我还有一个亲身经历的理由就是:如果不让孩子在小时候看四大名著的话,长大了他是更不会看的,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看。

我所知道的至今为止看完四大名著的90后,似乎也不过屈指可数,大部分倒是各种版本的四大名著翻拍的电视剧一部不落。不过熟悉剧情对我们的阅读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让我们更加对四大名著没有阅读的兴趣了。

但是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是赞同郑州老师的说法,不仅是四大名著,只要是孩子想看的,只要是思想积极的,都应该鼓励孩子去阅读。至于孩子是否能理解,是否会有误导,这是问题,但是一定要靠限制书目来解决吗?难道老师家长都是木偶泥胎?这时候不应该是他们出马传道授业解惑吗?

不过北大学者有一点说的对,白话文中能够给孩子阅读的书籍确实少之又少。这与白话文发展时间不足的因素有关,也与无人安心于此处创作有关。如果有人能创作出来,既能给孩子更加正面的引导,又能让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还贴近时代特点,到时候再来谈四大名著的兴废问题也不迟。

在碎片化阅读如此流行的年代,如果孩子愿意读名著,我觉得实在是太难得了。如果我们还对此设下重重限制,那岂不是因噎废食,不仅断了孩子对中华文化的了解,更加断了孩子们阅读名著的习惯,这岂不是对孩子的成长更加不利。

如果孩子单单就靠读书就能完成教育的方方面面,那么也可以开一张推荐书单啊。问题是,有这样的书单吗?尽信书不如无书,当然没有。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限制推荐书目似乎成了一种责任的推脱。把教育的好坏推到了书的身上,但是读书从来都只是一种教育手段,人才是教育的主体。

其实北大的老师说的也对,读书这种东西确实最能影响心智发育,要是误入歧途确实危险。不过单从四大名著来看,不管从思想内容还是语言文字,跟伴随我们这一代人长大的网络小说相比,完全是“小污见大污”了,再跟如今的影视作品和广告相比,那简直就是阳春白雪啊。如果四大名著都要禁,那估计没几本书可以剩下了。

其实这“该不该推荐孩子读四大名著”似乎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可以看成是“该不该从课本中删除武松打虎的课文”这一问题的升级版。以前的问没有定论,如今的问题也是见仁见智了。

北大学者认为四大名著内容并不适合小孩接触,通俗点说就是很黄很暴力,对孩子的身心会造成不利的影响。再说四大名著的语言都是文言文,也是孩子的阅读障碍,孩子根本不能完全领会文言文的语言之美。所以不仅是四大名著,很多古代的著作都不应该推荐孩子阅读。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