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曹玮研究员说,这就是大遗址环境风貌保护的成果。多年来,由于陵园区域内有大量居民以及他们的生产、生活,致使环境恶化,尘土飞扬,空气污染,对古遗址造成损害。为治理环境,国家对秦始皇帝陵实施一项庞大的保护工程,投资近十亿元人民币,将秦陵核心区土地征为国有,进行拆迁腾清,在维持历史风貌的原则下进行局部绿化,全面保护,并适当对公众开放。

揭开一层层尘土,在若有似无的痕迹中辨别历史的真相,对于秦始皇帝陵来说,考古既是一项专业的学术研究,更是一项创造大众想象的奇特工作。当秦始皇帝陵的陶俑们又一次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时,人们再次惊叹——2000多年前的世界,原来如此多彩。
帝陵探秘:2000年前的彩色世界
——对话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考古专家申茂盛、张卫星
如果有哪一个考古能牵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目光,那必定非秦始皇兵马俑莫属。作为世界第八大奇迹,2009年6月13日,当秦兵马俑一号坑在24年后迎来第三次发掘时,人们翘首期待新的发掘能够解开更多关于秦始皇帝陵的秘密。2012年6月9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公布了秦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考古发掘以及百戏俑坑第二次考古发掘的成果。本报邀请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兵马俑一号坑考古队领队申茂盛、百戏俑坑考古队领队张卫星共同解读秦始皇帝陵和那些陪葬陶俑的前世今生。
一号坑:丰富彩绘挑战人们想象
记者:根据前两次的考古成果,秦兵马俑一号坑是个步兵俑坑,请问第三次考古发掘在这方面有哪些新发现?申茂盛:这次发掘的地点在一号坑的北侧中段,是原来编号T23方的位置,国家文物局批准我们发掘的面积是200平方米,目前我们对这个区域发掘了有一半面积,到今年5月,发掘出土的包括车马器、兵器、生产工具等类型小件器物有310多件,在发掘中揭露出3组陶马共有12匹,陶俑编号120多件,还清理出战车2乘、战鼓2出、兵器柲10处、弓弩箭菔12处、漆盾1处。还有些建筑材料痕迹如木、席、夯窝等多处。其中,一件皮质漆制彩绘盾,是兵马俑坑出土的首件“秦盾”。这个盾牌高70厘米,宽50厘米,其尺寸恰好是秦始皇陵铜车马上发现铜盾的两倍,刚好印证了之前对秦军使用盾牌大小的推测。
记者:在兵马俑出土后,人们对于陶俑身上的颜色感到非常惊奇,这次的陶俑在颜色上也更加丰富,不断印证兵马俑“千人千面、千人千色”的猜测。
申茂盛:是的,这次发现的陶俑有的是黑色眼睛、有的是灰褐色眼睛,还有一个是红色眼珠、黑色瞳仁。不只是陶俑,我们发掘出的柲、弩、鼓等各种器物上的彩绘均有保留、秦俑服饰上的颜色也非常多。事实上,兵马俑世界是个彩色世界,目前发现的陶俑几乎都是“彩绘”,但是由于秦代的时候彩绘工艺水平低,再加上后来的破坏,很多陶俑的颜色脱落,但是仔细观察陶俑的细微处还是能发现彩绘痕迹的。
记者:对于彩色陶俑的发掘,最关键的问题可能就是对色彩的保护。这次发掘对于这方面应该有了很好的应对措施。
申茂盛:这次发掘可以说是力求做到细致再细致。对发掘的每一个环节,环节与环节之间的衔接都考虑得非常周全。在发掘过程中,一旦发现彩色陶俑,发掘工作就立刻先停止,请彩绘保护人员跟进,比如喷药水、贴保护膜等。我们和修复保管部门进行交流,制定方案,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发掘。这次发掘彩绘出现的比较多,所以我们的工作就尽可能的细一些,因此整个发掘的速度就会慢下来。
记者:慢工出细活,这次考古发掘比起前两次发掘在时间上更为漫长一些。
申茂盛:是的。整个一号坑我们分为T1-T27共27个区域。1978年到1979年第一次发掘了T1、T2、T10、T19、T20这五个区域,第二次发掘1986年开始,只进行了一年,但发掘了T11、T12、T13、T21、T22这五个区域。最初我们的发掘计划是5年发掘2000平方米。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希望在第三次发掘上,不仅仅是在彩绘上,包括对各种迹象的辨别,对陶俑残片的提取上,都能尽可能多的收集信息。比如现在每提出一个俑,就要把属于这个俑的残片全部找全。这样我们挖一个俑,关于这个俑的资料也就收集差不多了。最多的时候,一个俑要提取100多个残片。虽然考古工作的速度受到影响,3年时间我们对T23方的发掘进行到一半,但从科学研究的角度上,更细致的工作将为以后的历史研究提供更多的实证。
百戏俑坑:或为历史最大火灾幸存者
记者:与秦兵马俑一号坑相比,百戏俑坑显得非常独特。其中的陶俑姿态各异,风格、服饰、装束等都与一二三号陪葬坑出土的兵马俑迥然不同。
张卫星:百戏俑坑是1999年在秦始皇帝陵发现的第一个陪葬坑,位于帝陵东南部内外城墙之间,内外城墙之间距离180米,这个坑长80米,距两边各50米。可以推测这个坑是有意规划过的。而且这个坑距离北边的石铠甲坑非常近,只有27米远。从现在的发掘看,百戏俑坑的建设可能在石铠甲坑之后,因为在百戏俑坑发现了很多石铠甲的残片。
1999年试掘的时候,在百戏俑坑的第一过洞,基本没有发现遗物。在第二过洞,我们发现了一个青铜鼎,口径70厘米,通高61厘米,重212公斤,是目前在秦陵地区发现体积、重量最大的青铜鼎,被称为秦陵第一大鼎。2011年我们启动第二次发掘,首先发掘第三过洞。这个区域比较小,东西长20.5米,南北宽3.1米,由于第三过洞坍塌的比较严重,发现了大量的陶俑碎片,后来陶俑碎片拼起来后,就是我们说的百戏俑。目前出土的陶俑,能判断出个体的大概有30件左右。跟上一次发掘相比,陶俑数量增加了。陶俑的姿态和手势更加丰富。有一个陶俑,右手抱在左臂。还有一个陶俑,保持悬空坐姿,小腿和大腿保持90度直角,而在当时人们都是席地而坐。我们发现百戏俑一般都是上身赤裸,但在这次发掘中,我们发现了穿有带圆泡服饰的陶俑……这些陶俑奇特的手势、坐姿和服饰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有学者认为这批陶俑的原型可能是象征着秦代宫廷娱乐活动的角抵俑或汉代的百戏,因称之为“百戏俑”。这个陪葬坑的发掘首次揭示了秦代陶俑新的类制,但目前还没有定论,已有的实证还不能完全证明这个坑里的陶俑就是百戏俑,还需要进一步发掘考证。
记者:为什么百戏俑坑会坍塌的这么严重?秦始皇帝陵的其他地方也遭到如此严重的破坏吗?
张卫星:对百戏俑坑的发掘,不断为秦始皇帝陵曾经遭到过的破坏找到实证。据文献记载,项羽对秦始皇帝陵进行过较大的破坏。《史记·高祖本纪》中说,“怀王约入秦无暴掠,项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私收其财物,罪四。”《水经注》则说:“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见穷。”通过对百戏俑坑的考古,可以发现,那里曾经发生过很大的火灾。秦始皇陵园里面的陪葬坑大量使用土木结构形式,在挖好的土坑的四壁和上下方搭建木结构,兵马俑坑由于面积太大,内壁只是用立柱示意一下。而在帝陵城墙内的陪葬坑则多用木板镶起来的,就如同一个木盒子,为陪葬坑搭建了一个较为精致的空间。因为这个坑焚烧特别严重,第一过洞的顶上棚木基本上已经焚烧的不复存在。原本50厘米宽的方木或者圆木,烧得仅剩下一堆白色的粉末。另外,我们还在这个坑发现了金属烧流之后的遗迹,说明当时火势非常大。过洞的顶层棚木层烧毁后,土坑塌陷,就形成现在的样子。能烧的这么严重,可以排除自燃的因素,考虑有人故意而为:只有达到一定的条件才能烧的这么严重。比如人为的打出通风口,形成对流,引发火势更加旺盛。而火烧的迹象在整个帝陵区都比较多见,再结合历史文献的记载,我们推测可能是项羽放火烧了秦始皇陵。现在的百戏俑坑很可能是经历了历史上最大火灾后幸存下来的。
帝陵建筑群:面积堪比五分之一个故宫
记者:无论是百戏俑坑还是兵马俑坑都是秦始皇陵陪葬的一部分,目前对秦始皇陵区的了解到哪种程度?
张卫星:目前对秦始皇帝陵的基本结构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皇陵有内外两个城墙和10个城门,以及这些城门的分布位置也已探明。在内城封土的北侧还存在大量建筑遗址和陪葬坑。在此基础上,确定整个陵园的南北中轴线,使陵园的方向、包括道路系统等结构更加清晰。特别是我们对内城西北部的南北长670米,东西宽220米,总计17万平方米的建筑遗址进行了更为细致的勘探。这么大的面积的建筑遗存,相当于故宫面积的五分之一还多。根据文献研究,这个区域可能是礼仪上非常重要的祭祀建筑。这项考古研究的发现,对中国古代陵寝制度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在建筑遗存的东边,经过系统勘探,我们发现了99座墓葬,这些墓葬规划的十分规整,南北排布8-9列,而且所有的墓道都对着封土。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二世曰: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皆令从死,死者甚众。”也就是说,当时秦始皇的后妃中,凡是没有儿子的都要陪葬。这些密集排列的墓葬很可能就是秦始皇后妃的陪葬墓。
记者:目前在两个城墙范围里的发掘工作有哪些?未来还将对秦始皇陵墓做哪些考古工作?
张卫星:城墙内主要有文官俑坑和百戏俑坑的深入发掘。这两个俑坑虽然规模和面积没有兵马俑一、二、三号坑大,但他们距离封土更近,级别也应该更高。其中百戏俑坑是目前我们在这个区域发掘的一个重点,此前只对第三过洞进行了发掘,未来还会对第一、第二过洞进行更细致系统的发掘。其实,我们已经对秦始皇陵的考古工作进行了近期和远期规划。近期在2010年到2015年间,优先配合秦始皇陵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考古工作,此外就是系统、全面勘探陵园遗址,系统解决陵园形制、布局等问题。在此基础上,深化学术研究进行专项考古工作,进一步阐释陵园遗存的学术价值。远期在2016年到2020年之间,对陵园内其他没有钻探的区域进行调查,深化遗址公园展示进行勘探与发掘和深化遗址内涵阐释进行的主动发掘。
开放考古:科学与幻想间的桥梁
记者:早在1961年,秦始皇帝陵就被列入我国第一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它的考古与其他文物考古相比有哪些不同?
张卫星:秦始皇帝陵太重要的了,它的考古工作不同于配合基本建设的考古工作。对于秦始皇陵的考古,我们有一个系统的规划。对于秦始皇陵的考古发掘都侧重于为了解决某个重大学术问题所进行的主动性的、学术性的发掘。比如我们对建筑遗址的发掘,就是为了研究中国古代陵寝制度中的陵寝建筑的形制、布局,以进一步解决以秦始皇陵为代表的陵寝制度的问题。就拿百戏俑坑来说,我们更倾向于将百戏俑坑的发掘置于两个系统下进行工作:一是其所属的秦始皇陵陪葬坑系统,乃至更大的秦始皇陵陵墓系统;而且百戏俑坑本身所形成的一个微系统,将遗物置于遗址、迹象之中予以复原认识。如果能实现这样的研究目的,就能为进一步研究秦始皇帝陵园内外城间的陪葬坑提供科学的资料,解决早期发掘遗留的问题,为秦始皇帝陵的陵墓制度研究提供新的内容。
记者:随着考古现场的对外开放,这种科学研究的过程也是一种向大众宣传科普考古知识的过程,揭开考古那层神秘的面纱,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古代的历史文化。
申茂盛:是的。一号坑的发掘现场就是公开的,坑道中考古人员在进行发掘工作,四周的游客就聚在一起认真地看着我们工作,很多人都拿着相机不停地拍我们的工作场景。博物馆是个公共文化机构,我们通过开放考古现场,提高人们对文化遗产保护的认识,增强全社会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也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秦陵博物院连续数年来在文化遗产日都举办了产生很大社会效应的活动,2009年启动了秦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2011年启动了秦陵园9901陪葬坑与内城建筑遗址考古发掘,今年又举行了百戏俑陪葬坑考古发掘现场直播,这些活动都在社会上引起轰动,引起公众对文物工作的关注与支持,宣传文化遗产保护理念,弘扬了民族优秀文化。

张卫星研究员说,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我们几代考古人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秦始皇帝陵是一座需要我们耐心解读的圣殿。我们要继续秉承严谨的科学精神,以历史的责任做好工作。

发布时间: 2012/6/19 9:52:31 被阅览数: 次

第一皇陵意义非凡


尽管专业性很强,夏寅副主任还是用通俗的语言,给读者做了简要的介绍。他说,比如,兵马俑等陶俑,大多是彩绘的,出土后会迅速失水,造成彩绘脱落、卷曲等,我们就用研制的加固剂等保护试剂,像女士做皮肤保湿那样,也给陶俑做保湿,让他们保留美丽的容颜。青铜器的保护也不简单,有的埋藏深,有的埋藏浅,有的土壤内腐蚀性物质比较多,都要进行有针对性的保护……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秋痕

考古学中有一个最重要的专题就是“帝陵考古学”。秦始皇陵是我国第一座独立的帝王陵园,在一定意义上,它是秦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水平,以及宫廷礼乐制度、社会民俗风貌等等的一个缩影,对于我们研究和认识我国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具有非凡的考古价值和意义。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环境改善了,空气质量提高了,不仅给人以美感,有利于健康,而且对古遗址文物也是一种很好的保护。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秦始皇帝陵,网上议论纷纷。有些网民认为,秦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如果挖掘秦始皇陵地宫,肯定再次震惊世界。有人还列举出挖掘秦始皇陵会带动旅游业大发展等诸多的好处,至于“秦陵地宫八大待解谜团”之类的“说法”,也搅动着许多人的好奇心。

铜禽坑与秦始皇陵中心相聚1.5公里,是目前发现的距离封土最远的一个陪葬坑,总面积约925平方米。发掘出土青铜禽46件,其中铜鹤6件,天鹅20件,其他为鸿雁等禽类。另外还出土了15件姿势怪异的陶俑,令人费解,颇为神秘,可能与人们死后乘鹤成仙的观念有关。也有专家认为,可能象征的是少府属下的左弋外池,或是皇宫后花园水禽池。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7-5 6:48:32编辑过]

■ 石铠甲坑

文物保护的范围非常广泛,比如,土遗址保护、防霉害保护、陶俑彩绘保护、青铜器保护等等,是涉及多学科的系统工程。目前,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及下属秦兵马俑博物馆共有7个保护修复实验室:微生物(防霉)研究实验室、彩绘修复室、综合化学实验室、彩绘分析研究室、环境监测室、青铜器修复室、综合修复室,有一批文物保护专家和文物保护工作者以科学精神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文物宝藏。他们开展中外合作,运用高科技手段创新,有些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

■ 大遗址环境风貌保护

现在绝不要对地宫动“念头”

张卫星说,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它独特的丧葬文化;其二是它开启了后代丧葬制度的先河。秦始皇结束了六国分裂的局面。周代的丧葬文化是以宗法制为基础的,秦王朝改变了这种政治结构,以皇帝为核心中央集权,这种政治体系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秦始皇陵这么浩大的工程,倾全国之力,投入70多万人修筑,只有在强权的、集权的、国力强大的大秦帝国才有可能完成。像古罗马那种松散的、民主体制的国家,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其实,我们也可以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在没有破坏墓室及文物本身的情况下,把遗迹的情况尽可能多地搞清楚,就像863计划已经进行的那样,不是更好吗?

就考古而言,任何一种对地下文物的挖掘,都不可避免地造成对文物某种程度的破坏或损害。所以,我们进行的大多是抢救性发掘,比如因施工、被盗等人为因素或自然灾害使文物遭到破坏,必须进行抢救性发掘以保护文物。

记者了解到,现在的围墙是在原来秦始皇陵内外城墙的基础上外放了15米至20米修建的。为什么不恢复原来的内外城墙呢?

张卫星研究员最后说,千方百计地保护好每一件文物,是考古工作者的天职。说实话,我和同事们每天都是怀着一颗虔诚而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秦始皇帝陵——这份非常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这是我们的幸运!我们更要扛起历史的责任,既要对祖宗负责,还要对子孙后代负责,更要对中国的考古事业负责。这不是唱高调,是我们心里就这么想的,也要这么认认真真地做好。

近30多年来,随着秦兵马俑等各种陪葬坑的发现及试发掘,出土的大量文物不可辩驳地证实:秦始皇帝陵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面对这样一座旷世奇陵,我们只有从基础工作做起,只有对整个陵园的布局、遗存分布,比如像陪葬坑、陪葬墓、陵寝建筑这类遗存都做了认真研究,对其性质有了基本的认识和科学推断以后,才有可能做进一步的探索工作,对秦陵地宫做一些推断性的研究。打个比方,如果外围阵地你还没有清扫,还没有攻克,就去攻主阵地,那怎么行呢?那能不打败仗吗?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考古部张卫星研究员专门从事秦始皇陵考古工作。他介绍说,秦始皇陵是我国第一座独立的帝王陵园。它的规模有多么大?一般老百姓以为,封土之下才是秦始皇陵,其实,整个骊山北麓,与之相关的遗迹都属于秦始皇陵的范畴。

帝陵宝藏精心呵护

张卫星研究员说,秦始皇陵的陪葬坑究竟有多么丰富,由此可略见一斑了吧?兵马俑只是显示武装力量,还有象征宫廷生活各个方面的部分,比如各种职能机构,有乐府,有供应膳食的地方,储藏许多食品,有安置车马出行的厩苑,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机关车队吧,还有专门养马的地方等等,许多都是神秘的,是我们未知或知之不多的,需要我们认真探究,耐心解读。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曹玮研究员指出,秦始皇是一代旷世君主,彻底结束了战国群雄割据的历史,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制的封建王朝——大秦帝国。他开创了许多前无古人的业绩,其雄才大略的多项统一措施和政治制度的确立,奠定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和中国版图。“百代都行秦政法”,虽然始皇帝也备受争议,但是“功莫大过秦皇汉武”,始皇帝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千秋伟业,还为我们留下了一座旷世奇陵。

31年前,记者曾到过秦始皇陵。那时,这里是一片农田,还有些果园和农舍,空空如也,只是有个大封土堆而已。现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大花园,青松翠柏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沁人心脾。

曹玮研究员说,我们正在考虑做这方面工作的准备。秦始皇陵内外城墙遗址已经勘探出来,栽了树,做了标记,准备在适当时机恢复性重建。现在探明,原外城墙基础部分的宽度为7.2米,内城墙基础是8米至8.4米左右,有的地方还保存了4米宽的基础墙体,虽然不是很高,但我们知道墙体有4米宽。关于内外城墙的高度,还没有发现具体的资料记载,但是,根据已掌握的资料,是可以推测出城墙大致高度的。我们还探明了一些秦始皇陵地面建筑遗址,将来有条件时,做部分恢复性重建,当然,也可以考虑通过三维模拟成像的方式展示给观众,尽可能地让世人更直观地感受秦始皇帝陵昔日的无限风光。

石铠甲坑位于秦始皇陵封土东南200米处的内外城垣之间,总面积达13000平方米,比秦兵马俑一号坑还大。仅在坑西南部的3个试掘方中,就出土了大量密集叠压的,用扁铜丝连缀的87件石铠甲、43顶石胄。这些甲胄甲片用青石切削打磨而成,根据人体不同部位,其甲片有长方形、圆形、梯形、半圆弧形等,每片均钻有圆形小孔,最多者一片有10个孔。这些石甲胄形制精美、工艺高超令世人赞叹!虽然它们只是随葬的冥器,不是实战用物,但是,足以让我们了解秦代甲胄的形制,填补了以往考古资料包括秦兵马俑甲士俑装备中无秦胄的空白。由于石铠甲坑还没有全面发掘,初步分析,可能是秦代武库或者其他军事机构的模拟。

秦兵马俑陪葬坑,只是撩开了庞大而神秘的秦始皇帝陵那神秘面纱的一角。

八大奇迹只是一角

秦兵马俑及秦始皇帝陵,在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目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对于秦始皇陵的保护与发掘,最有发言权的当数考古专家。为此,记者于日前赶往陕西临潼,采访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考古专家及文物保护专家。

百戏俑坑的北面距离石铠甲坑仅有35米,呈东西向长方形,总面积约800平方米。试掘中,出土了一件截至目前在秦始皇陵地区发现的体积、重量均为最大的青铜鼎。铜鼎上腹部饰蟠螭纹,下腹饰三角回纹和云纹,构图饱满,线条流畅,造型精美厚重,气势磅礴。出土的11件陶俑,让考古人员像当年发现兵马俑一样异常惊喜,格外兴奋!因为,这些陶俑姿态各异、表情丰富、风格多样、服饰优美,与兵马俑截然不同。经考证研究,他们可能是象征着秦代宫廷娱乐活动的百戏俑。其精彩的表演,让世人看到了两千多年前丰富多彩的杂技艺术及神秘的宫廷娱乐文化。

■ 铜禽坑

■ 陵园内外城墙拟恢复

从遗址保护的角度讲,把陵园用砖墙圈起来,外面的村民就不能随便进入了。以前,农民可以随便去取土,他不知道这是古遗址,或者,他知道这封土下面埋着秦始皇,也不懂得要保护。比如夯土墙,有些农民就弄回家去修猪圈了。保护起来,这类破坏就不会发生了。

网民或者一般老百姓可以有这样或那样的“想法”,有些“议论”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专业考古工作者,我们就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个“清醒”,就是要遵循科学规律,坚持科学精神,循序渐进的,一步一步地做好我们应该做、可以做、能够做好的事情。

这种局面,到东周时期就有所改变了。贵族的地位下降了,新贵族出现了。春秋特别到战国时期,已经发展到有独立陵园了,如邯郸的赵王陵,有地面标志,有墓园,有围墙。秦国的陵墓有隍壕,就是挖的壕沟,有享堂,是供灵魂享受及后人祭祀的地方,有高大的封土。还有河北平山中山王墓、河南辉县魏王陵,其陵墓的规模已很大了。秦始皇之前,有四代人埋葬在骊山西麓,是秦东陵。秦东陵也有独立陵墓的趋势,与秦始皇陵相距10公里左右。原六国地区陵墓对秦始皇陵有影响,它地面上以墙为标志,秦国以前是以挖壕沟为界限。秦始皇陵挖了隍壕,又以两道城墙为标志,把两者结合起来了。

文官俑坑位于秦始皇陵封土之南偏西约100米处,总面积约480平方米,发掘出土陶俑12件及真马骨架等。因陶俑身上有佩戴饰物,应为象征古代“削刀”、“砥石”的文具,认定为“文官俑”。专家初步推断,其可能是秦王朝主管监狱和司法的廷尉机构的象征。

因为,我们对秦始皇帝陵还知之不多。

■ 巧给陶俑做“美容”

■ 文官俑坑

必须澄清一个误解

商周以来,在考古方面,只发现商代以前都城遗迹,没有发现王陵级的墓葬。商代晚期发现了一些大型墓葬,有很多都是单个的墓葬,甲字形、亚字形,墓葬与墓葬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即使单独的王陵墓葬,也是以个体形式出现的。这种墓葬形式一直延续到西周时期。西周时期实行公墓制,比如那些贵族、诸侯、国君等,他们去世后专门埋葬到一个地方,要有一定的级别才行。

其实,这震惊世界的秦兵马俑,只是秦始皇帝陵的一个陪葬坑!

秦始皇帝陵最让人勾魂摄魄的就是《史记》上记载的那几句话:“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异怪徙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一般认为,是用水银模拟自然环境,在地宫穹顶模拟天的景象及宇宙现象。因为没有发现更详尽的文献记载,历来猜测纷纷。

■ 百戏俑坑

如果说古埃及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王陵,那么,秦始皇帝陵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它的修建耗时36年之久,征集劳力70多万人,几乎相当于修建胡夫金字塔人数的8倍。秦始皇陵集中体现了秦人“事死如事生”的礼制,在地下再现了秦国都城咸阳的布局和现实生活场景,陵园规模之宏大,气势之雄伟,内涵之博大精深,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它是一座历史文化的宝库,是需要我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耐心解读的圣殿。

一些网民热议秦始皇陵地宫,其对秦始皇陵的关心和热心可以理解,但是,具体主张却陷入认识的误区,我们有责任予以澄清。首先,国家文物局早就有明确规定——不主动发掘帝王陵墓。这是必须坚定不移执行的既定政策。其二,秦始皇帝陵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仅目前发现的陪葬坑就有180多个,这是一项艰巨的长期的考古任务。每项考古科研成果都将增加我们对秦始皇陵的认知程度。其三,秦始皇帝陵的保护与发掘是一项循序渐进的考古科学大工程,在对局部或外围尚且认识不足,文物保护技术还不足以担当的情况下,任何对地宫的“念头”都是违背科学精神的。

目前一般的说法有三个概念:一个是陵园总体范围有56.25平方公里,其面积相当于70多个故宫那么大。当初最外围可能以隍壕(壕沟)为界,如今,有些地方尚存壕沟遗迹。在这个范围内,出土、发现了与秦始皇陵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大量遗存,包括兵马俑坑等一百多个陪葬坑和陪葬墓。此区域还有丽邑,是专门为守护秦始皇陵而建设的一个小城市,是为秦始皇陵服务的供给城。二是陵墓周围筑有内外两道城墙,内城垣周长3870米,外城垣周长6210米,目前探明的大型地面建筑遗址有祭祀、管理陵园设施等。城墙以内的面积是2.13平方公里,是直接与秦始皇陵相关的遗存。三就是封土和下面的地宫。封土呈四方锥形,高约120米,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现在的高度约为57米。封土面积要远远大于墓室。2004年,863项目的一个考古计划,集中了一些专家,用高新科技手段探明,封土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比一个现代标准足球场还大,这是目前比较接近真实地宫面积的数字。

科学精神历史责任

张卫星研究员说,秦始皇陵的陪葬坑太多了,太丰富了!光这些陪葬坑就够你考古的了,工作量就已经很大了。没必要急于发掘陵墓核心区域的地宫。每试掘一个陪葬坑都有惊喜的发现,都能加深对秦陵的认识。随后他简要介绍几个陪葬坑。

秦始皇陵有陪葬坑和陪葬墓。秦以前虽有陪葬,但是,多为侍从和大臣。秦始皇陵的陪葬只有他的子女和家人,如可能有妃子等。不像后代,比如汉代,有功的大将去世后,可赐予陪葬。秦始皇陵,这些人可能已用陶俑来作为替代品了。秦始皇陵的地面建筑非常重要,这是在陵墓制度上开先河的东西。为什么?这是中国陵墓制度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我国一般是在庙里祭祀祖先,而不是来墓地祭祀。秦始皇陵则发生了重大转变,重点转到墓地来祭祀。秦始皇陵内城北部的西半部,全部是陵寝建筑,祭祀的规模之大,形式之复杂,可见一斑。今后需要通过这些陵寝建筑来深入研究这一制度。西汉之后的朝代都沿袭了这个制度。

因为文物在地下埋藏数百年、数千年,其内部已经形成了平衡状态。一旦挖掘,这种平衡就被打破,就会造成对文物损害。不仅不能主动发掘帝王陵,即使别的地下遗存,只要条件允许,可以勘探、可以试掘,但除非必须,一般也不会主动发掘的。特别是对陵墓最关键的部位,比如墓室,目前的考古收获,还不足以解释墓室的情景,它的基本形式、结构、布局,连基本的解释你都没办法……在文物保护技术还不足以担当的情况下,任何挖掘地宫的“念头”都是违背科学精神的,都是一厢情愿的“空想”。

1974年春天,几位挖井农民的偶然发现,唤醒了一支在地下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庞大秦帝国军团。秦兵马俑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震惊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仅到秦兵马俑博物馆参观的外国元首、政府总理等贵宾就达180多人,海内外参观者超过6000万人次。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说,秦兵马俑是世界的奇迹,民族的骄傲。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说,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过埃及,不看秦兵马俑不算真正到过中国。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