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巍认为,一系列的考古证据链表明,陶寺遗址的年代、地理位置、陶寺遗址的内涵、规模和等级以及它所反映的文明程度等方面,都与尧都有相当的契合度。历史文献记载、当地民族志资料证据、地名甚至方言等等,也都共同指向尧都在晋南临汾一带。所以,在学术界,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陶寺遗址很有可能就是尧的都城。虽然对于陶寺遗址一系列考古发现的性质和功能的认识,在学术界还存在一些分歧,目前还没有到可以下定论的时候,还需要通过今后的工作,继续寻找可以一锤定音的确证,但不容否定的事实是,尧都正在通过我们的考古发掘和研究,走出传说时代,逐渐向信史转变之中。


(来源:国家文物局)

发布时间: 2015/6/22 0:26:10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社北京6月18日电“陶寺遗址的发现将华夏文明史提前了300年,等于给中国历史续上‘家谱’,中国的历史教材将因此而修改。”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18日对中新社记者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18日在国务院新闻中心举行“山西·陶寺遗址发掘成果新闻发布会”,向民众介绍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遗址考古重大收获,证实陶寺遗址就是最早的“中国”。该遗址的发现,将华夏文明史从夏王朝又提前300年。
陶寺遗址重大考古成果表明,在距今4000多年前,在晋南地区已出现了王权和国家,进入了初期文明社会。陶寺文明的年代早于夏代,从而成为实证5000年中华文明的重要支点,对探索中国古代文明形成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从1978年往后的7年间,陶寺遗址发掘墓葬一千余座,其中大贵族墓葬6座,表明当时已出现王权,此发现引起海内外学术界关注。1999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合作,在陶寺的考古工作围绕“寻找城墙”为中心。2002年之后陶寺遗址发掘纳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2012年之后又纳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
近40年来的陶寺遗址考古发掘与研究,初步揭示出陶寺遗址是中国史前功能区划最完备的都城,由王宫,外郭城、下层贵族居住区,仓储区,王族墓地,观象祭祀台、工官管理的手工业作坊区、庶民居住区构成,兴建与使用时代距今4300至4000年。
王族墓地随葬的陶鼓、鼍鼓、石磬、铜铃、漆柷等礼乐器表明史上最早的礼乐制度形成。遗址和墓地出土的铜铃、容器口沿、齿轮形器、环、蟾蜍等五件铜器构成中国史前时期最丰富的红铜铸造礼乐铜器群。极可能集观象授时与祭天为一体的观象祭祀台,被天文史学界认为世界考古发现最早的同类建筑。扁壶上朱书陶文虽然在释读为何字方面尚存在分歧,但已被绝大多数学者认为是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汉字。
王巍说,一系列的考古证据链表明,陶寺遗址在年代、地理位置、陶寺遗址的内涵、规模和等级以及它所反映的文明程度等方面,都与尧都相当契合。在学术界,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陶寺遗址很有可能就是尧的都城。虽未发现一锤定音的确证,但不容否定的事实是,尧都正在通过考古发掘和研究,走出传说时代,逐渐向信史转变。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来自考古发掘地的山西省和临汾市有关领导和专家应邀出席了发布会。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胡苏平高度评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几代科研人员在陶寺遗址所做的艰辛工作和取得的重要成果,充分肯定了陶寺遗址发掘成果以及探索尧都所在的工作,对于认识和弘扬山西省古代文化的发展脉络、促进山西省的文化建设具有的重要意义。(李 政)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6月18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国务院新闻中心举行“山西·陶寺遗址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众介绍了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遗址近年来考古的重大收获和研究成果,以促进学术交流与合作,将陶寺与尧都的关系等一系列重大学术问题的考古探索,进一步推向深入。

  近40年来的陶寺遗址考古发掘与研究,初步揭示出陶寺遗址是中国史前功能区划最完备的都城,由王宫,外郭城、下层贵族居住区,仓储区,王族墓地(王陵),观象祭祀台、工官管理的手工业作坊区、庶民居住区构成。兴建与使用的时代为距今4300-4100年。王族墓地随葬的陶鼓、鼍鼓、石磬、铜铃、漆柷等礼乐器表明史上最早的礼乐制度形成。遗址和墓地出土的铜铃、容器口沿、齿轮形器、环、蟾蜍等五件铜器构成中国史前时期最丰富的红铜铸造礼乐铜器群。极可能集观象授时与祭天为一体的观象祭祀台,被天文史学界认为世界考古发现最早的同类建筑。扁壶上朱书陶文虽然在释读为何字方面尚存在分歧,但已被绝大多数学者认为是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汉字。贵族墓葬出土的数量可观的玉石钺,充分显示出王权在陶寺遗址社会中的主导地位。带有防御设施的王宫内,有一定数量的夯土宫殿建筑群,大者面积达8000余平方米,小者数千平方米,与宫殿建筑相关的陶制建筑装饰材料的发现等等,都说明中国史前最初的宫室制度的形成。极少数的王墓与绝大多数的平民墓葬,以及贵族与平民在住宅的规模、地基处理技术和位置高下的差别,体现出陶寺遗址社会的金字塔式结构,部分学者认为这是阶级对立的表现。陶寺遗址文化因素中部分来于黄河中游以外的地区,部分黄牛、绵羊以及冶金术可能来自西亚,显示出陶寺文化是海纳百川,大量吸收周围地区先进的文化因素而形成的。或可以说是东西、南北文明因素碰撞与交融,造就了陶寺遗址的文明成就。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全面介绍了陶寺遗址37年来尤其是近十年的重大考古发现与部分研究成果。目前,陶寺遗址已发掘面积约8000平方米。2002年之后陶寺遗址发掘纳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2012年之后又纳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

  王巍特别从中华文明探源的角度,阐明了陶寺遗址作为多元一体化中华文明主脉的关键地位与重要贡献。它所代表的黄河中游地区古国文明的许多文明成就,如四合院式的宫殿形制以及围绕宫殿区的环濠乃至城墙的修建,以鼍鼓、特磬(可能还有铜铃)为代表的礼乐器具的出现,以一排石钺为代表仪仗用具及其礼仪制度的发明,冶金术特别是合范技术的发明以及最早铜容器的制作和使用,农时节令历法的发明,汉字的使用,天下之中观念的发明,和合思想的形成和结盟机制的创立等等,都被后来的夏、商、周王朝的王国文明所继承。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