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皇帝出于各种目的颁发的公开谴责自己的诏书称罪己诏,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皇帝的检讨书。在批评与自我批评方面,历来皇帝最习惯的是前者——罪人,因为他是至高无上的天子,谁都没有的权力,他都有;而自我批评——罪己,皇帝一般是想不起来也不会用的,因为那都是别人的专利。但皇帝也有“二般”的时候,遇到这样的非常时刻,就只有采取非常手段,拿起自我批评的武器向自己开刀了。汉武帝、唐德宗都曾有过这方面的精彩表演,尽管不能排除其中的作秀成分,但毕竟有失体面需要勇气,不是个个天子都做得来的。眼下,宋徽宗决心学习前辈好榜样,秀一把宋朝天子勇于“自我批评”的个性风采。

北宋的第八代领导人宋徽宗(1082~1135年)是个成就不俗的艺术家,却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在位时间达四分之一世纪,不能算短,可大宋王朝在他的治理下越走越糟,以致迈向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不归路。北方的金人则得寸进尺,步步紧逼,金戈铁马,兵临东京城下。

188金宝搏beat,眼看国家要在自己手里玩儿完,宋徽宗痛心疾首,抓耳挠腮,万般无奈之下,他祭出了很失面子很不情愿的最后一招——“罪己诏”。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